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民族服饰的色彩装饰艺术特征


□ 蒋红英


我国民族服饰的色彩装饰艺术具有独特的风格,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艺术的一部分。近年来,服饰设计在发扬民族风格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深入理解民族用色规律与精神尚嫌不足,更少上升到概括科学理论的高度上。中国民族服饰的色彩装饰艺术,较多地受制于统治阶级的意识,其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点 :

一、色彩的象征寓意化

中华民族在色彩审美上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受阴阳五行学说的影响极大。阴阳五行说源于初民对东、西、南、北、中各方自然界的实际观测和概括意向,并逐渐附会成套的五行更始、天道、时序的观念。是人们凭着直觉的体验、感觉和玄想,建立包括自然、社会、人在内的“同源同构同质”的宇宙认识论。到了西汉末期,“阴阳五行说”盛极一时,并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影响力直达封建社会末期。所谓“五行”即以木、火、水、金、土这五种元素为支配宇宙的自然力,并根据这五种元素的盛衰循环使宇宙得以发展变化。“五行”与“五色” 、“五方” 、四季相联系,甚至人的五脏、五味都能附会得上,就连政治王朝的更替都与“五行”交替秩序有关。荣格指出“象征是某种秘密的、但确是人所共知之物外部特征,象征的意识在于试图以类推法阐明仍隐藏在人所不知领域以及正形成领域中的现象。”如根据五行说,秦属水德,尚黑 ;汉属土德,故汉灭秦是土胜水。因此汉初虽仍沿用秦制尚黑,汉文帝时贾谊就上表奏请“改正朔,易服色”,改尚黄色。中国历来有“天玄地黄”之说,我国古代帝王的传统礼服冕服,殷周以降,各代沿用不废(至清代方终),其色彩为上玄下,即上衣黑色,下裳兼有赤黄之色,这就是“天玄地黄”之说在服装上的反映,后世黄色(地色)逐渐演化成帝王之专用服色。这种色彩的象征性,千百年来积淀在中华民族的心理之中。

二、色彩的伦理化

在西方,美学是哲学的分支,是独立于伦理、政治的专门学科,而在古代中国美学则是与哲学、道德、伦理融为一体的。我们民族的色彩审美心理也是与政治、道德、伦理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的形成受其文化心理结构的支配和影响。古代中国,人们对色彩的欲求并不单纯是人的本性对色彩的需求或人欲对色彩的快感。几乎从一开始,色彩就被纳入了阴阳五行学说的体系,有了五方正色、五方间色的高下之分,主次之别,其严格性就如君臣、庶民、上下的关系一样,不容颠倒,不容僭越。如周代的服制就规定 :衣正色,裳间色。色彩的审美被理性观念所控制而不能独立发展,色彩被提到了为“伦理”、为“政治”服务的高度。以后的时代,以色彩别尊卑、定名分的制度更是逐渐完备。历代的统治者均视色彩为统治秩序的构成手段之一,即寄寓以色彩巩固政权的深意。如历朝历代均有“舆服制”,对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的服色作了严格的规定。不仅以黄色为天潢贵胄的象征,更明确规定朱紫绯绿等各级官服,形成传统以朱紫为贵的观念。“黄袍加身”是登上皇位的象征,“腰金衣紫”则是达官贵人的写照。以色为尊卑的象征,这是古代世界各国的共有现象,而赋予色彩以伦理的含义并与政治相连,则是我国古代服饰色彩观的一个突出特点。我国古代的伦理中心主义对色彩使用的严格程度是任何国家所不能比拟的。使用色彩要符合“礼”的规范,越“礼”是大逆不道的。阴阳五行观念和封建等级制度是色彩的伦理化的催化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