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析意识形态影响下的教育研究思维方式


□ 刘亭亭 唐宁波

  摘要:长期以来,深受意识形态特别是政治意识形态影响,我国教育研究缺乏一定的独立性。本文从界定意识形态概念出发,着重探讨意识形态在教育研究思维方式形成过程中的作用机制,以期能对我国学术独立性的建设与研究有所助益。
  关键词:教育研究;意识形态;思维方式
  
  一、绪论
  
  在影响国家发展的各种因素中,教育具有根基性影响力。因与教育实践关联密切,教育研究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然而,长期以来,深受意识形态,特别是政治意识形态影响,我国教育研究严重缺乏独立性。这一问题引起了教育研究者的高度关注。在撰文回顾20世纪中国教育学发展历程时,叶澜教授指出:“政治意识形态与中国教育学的发展关系问题,确实是20世纪中国教育学发展所遇到的第一大问题,它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内容和表现形态。前者对后者的控制与渗透程度、影响的正负效应在不同时期也不同。可以说,两者关系性质的多样性和多层面性,已在整个世纪的历史过程中得到较充分的展现,但教育学界真正深入系统的全方位的反思,在此基础上的重新全面认识尚未完成。这个问题在21世纪还会存在,但不会再处于影响新世纪教育学发展的第一大问题这样‘显赫’的地位,因为中国正在向社会主义政治民主建设的大方向发展,它将为中国的科学与学术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这个问题”是否如叶澜教授预言的那样“不会再处于影响新世纪教育学发展的第一大问题这样‘显赫’的地位”,且不置论。但是,作为一种曾长期左右教育研究的历史力量,意识形态的影响力毕竟不容忽视。时至今日,“这一问题”依然存在,而“教育学界真正深入系统的全方位的反思,在此基础上的重新全面认识尚未完成”。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此问题作进一步的探讨。
  
  二、意识形态概念的界定
  
  在汉语语境中,“意识形态”基本上是个语义固定的词汇,其含义几乎“不言自明”。一些教育研究者“习惯于将其固定于某一或某些被认为既具体又落后的指涉物,从而完全从否定的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事实上,“意识形态”的内涵并非如此简单。它拥有复杂的“概念史”,是“20世纪西方思想史上内容最庞杂、意义最含混、性质最诡异、使用最频繁的范畴之一。不仅在不同的时代,而且在同一时代不同的人那里,都具有不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含义”。由此可见,为“意识形态”下一精确定义是不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可定义。当然,为避免定义“意识形态”时的“任意性”,需要对“意识形态”概念展开历史追溯,诚如杜勒鲁奇(1865-1923,德国新教神学家、哲学家)所言,从起源中理解事物,就是从本质上理解事物。
  1795年,为向官方提供革命指导思想,在法国成立了以德斯塔特·德·特拉西(Destutt de Traey)为负责人的法兰西研究所。受启蒙运动乐观、进步精神影响,特拉西相信人们能够如动物学家研究物质标本般深入探究人类思维。在其著作《意识形态的要素》中,特拉西首次使用了“意识形态”这一概念,用来指称一种“关于观念的科学”(Science des ld6es)。它是“建立其他诸如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教育学等的基础,是一个哲学概念。其主要任务就是研究认识的起源、界限和认识的可靠性的程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