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洼地上的“战役”》:精神分析与文化视野中的文本重解


□ 谢 刚

  作为“十七年文学”中最重要的短篇小说之一,路翎的《洼地上的“战役”》最初送至《人民文学》编辑部时,“艺术眼光一向挑剔”的编辑部主任葛洛甚为认可,主编邵荃麟也很推崇,遂把小说刊发在1954年3月号头条。①巴金尽管更欣赏邵荃麟荐读的《初雪》(路翎的另一个短篇),但对于《洼地》,巴金读了“也还喜欢”,尽管后来写了批判文章,但文章是迫于时势经过“增改”的。②小说发表后,在读者中“引起了一股阅读的热潮”,许多志愿军军官和战士深为触动,大学生中有不少为之感动得落泪。③小说也受到部分高校教师的好评,有人认为其堪比苏联的战争小说。④不久后,因为对胡风文艺思想批判的日趋上纲,小说受到了持续不断的升级批判。进入新时期,作为五十年代文坛的重要创获,小说曾入选《建国以来优秀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许多重要的文学史著作也给予了较高的肯定,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在精省简约的文学史叙述中,给了多达两页的篇幅评述这篇小说。在董健、丁帆、王彬彬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新稿》中,小说也得到了较高的评价。而在孟繁华、程光炜编著的《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中,小说的重要性得到认可,同时也被认为存在艺术缺陷。
  小说引起不同类型的读者(包括普通大众、知识阶层和主流人士)的反响,致使小说的接受表现为聚讼纷纭、褒贬不一的复杂历史(有论者把它归入二十世纪中国颇具争议性的作品⑤),我以为这其中原因,如果把小说看成是一次话语实践,或一个文化无意识的产品,就会发现是因为小说文本包藏了多重话语类型或者文化力量的缘故。具体而言,在《洼地》整合成一个“同一主题”和“稳定文本”的过程中,因为存在不同话语之间的摩擦、碰撞和交锋,使得小说在“意义”生成之时,呈现为解构“显在主题”的多元特征。而这也构成了对这篇名作进行“重读”的可能性、依据及价值。
  
  舍生取义与殉情而死
  
  在路翎的构思中,小说主人公王应洪的结局显然被设定为“舍生取义”式的牺牲——用死来掩护班长撤退确实是王应洪显意识中的自觉行动。但小说故事的叙述又在无意中使王之死混合了“殉情”这一层更隐秘的心理动因。
  这并非刻意的“误读”。不妨回顾一下,小说写到金圣姬受了委屈而不再搭理王应洪时,王“觉得很苦恼”,其中原因显然因为“甜蜜而惊慌的感情”与所遵奉的纪律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所以执行任务对他而言就有了逃离“不能实现的爱情”的意味。令王没想到的是,离别并没有消灭爱情,反而催化了爱情:他更加倾心于金圣姬,这就加深了他的苦恼。弗洛伊德说过,人的潜意识里潜藏着生和死两种本能。两者体现为此消彼长的关系。当生本能被压抑,死的本能会乘机抬头;生的本能压抑越深,苦恼便越深,死的本能也就愈加强烈。王应洪的“生本能”在无法解决的难题中饱受压抑,他的潜意识里就萌发了死的冲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