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卷首


  从艳俗到萧简

  文 每文 图片 全景 制图 周昕 设计 崔嘉跃

  仍然记得三年前的春节,我拿到新出来的一期《东方》——封面是桃红柳绿的林熙蕾,翻开来是既艳且俗的杨二车娜姆——看得是满心欢喜。常言道量变产生质变,虽然在此前的三年里,《东方》 直努力蜕变着,但真正跨越了“度”的这一步,却是在《我爱艳俗》的丽帜下完成的。

  忽忽数年过去了,最不按常理出牌的编辑老克,突然抛出了一个“我爱萧简”的话题,再次勾起了我的往日念想,尽管受工资物价的影响,一直过得既“萧”又“简”的同事们,一再重申自己对于三俗董暴的向往,然而经不起我山水田园、书法国画、唐诗宋词的忽悠——最主要是“仗势欺人”地威逼,其后纷纷缴械投降、加入了鼓吹“萧简”的行列。

  在我心目中,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境界,的确能以一“简”概之:中国戏,两三步就是走山转水、两三人就是行军跑马、两三句就是千言万语,简到极致,却回味无穷;中国画,无透视、无光影、无背景,甚至无彩色,寥寥数笔加上留白,便是六合八荒、三界十方;中国诗,几十个方块字,几行赋、比、兴,却可以让读者“一念起千山万水,一念灭沧海桑田”;中国式理想,不在功盖三分国,而在采菊东篱下。不在广厦千万间,而在柴门闻犬吠。不在鸣筝金粟柱,而在独钓寒江雪……

  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原本抗拒“萧简”的同事们,这回却表现了出奇好的水平,大抵在每个《东方》编辑的身上,都蕴含着泓峥萧瑟、简傲高贵的气质。

  唯一遗憾的是,当我们列数萧简类的文化名人时,却发现就连年代最近的汪曾祺、宗白华、韦尔乔等人,均已作古多年。

  从2008年的《我爱艳俗》,到2011年的《我爱萧简》,提倡一种当今浮世已经难觅其踪的美学生活态度,也许正是《东方》实现再一次质变的临界宣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文化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