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翔的种子


□ 林清玄

  《桃花心木》的故事是真实的,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年种下的桃花心木,现在已经长到三层楼高了。
  今年春天,我回老家小住,到时已是半夜,并没有看清前院的树林。
  清晨,被屋外百鸟的鸣唱叫醒,拉开窗帘,屋外的红色花海淹没了我的视野。三层楼高的千棵桃花心木同时开花了。
  叫我如何形容那些花呢?
  桃花心木的花,一朵就有大汤碗那么大,是深深的橘色,硕大而鲜艳的花连成一片,美到令人晕眩,莫怪连鸟儿都要大声地歌颂。
  神奇的不只是这样,到了夏天,巨大的花会结成一尺长的荚果,秋天会爆开,弹出一粒粒长了翅膀的种子。
  种子在空中旋转,随着秋日的风,尽力地飞向最远的地方,若是因缘契合,就会生根发芽,长出一棵新树;若是因缘不契,明年会有明年的花,明年还有明年的种子。
  对我来说,不畏明年无新种,因有繁花照眼明。看见小树苗经过了风雨与挫折,而能昂然挺立于天地,使我在窗前因为深深的感动而叹息!
  我想到十几年前,看工人为桃花心木浇水的往事,现在开花在我眼前的大树,正是当时根扎得深、努力寻找水源的小苗,才了解工人不定时浇水的深意。
  一株小树苗都能有情有感,在骄阳与荒地里找寻生命的生机,才有机会成为大树。
  一棵大树则有灵有觉,能审时度势,知道春天是开花的最好的时间,夏日则适合结果,秋天有风,在秋风里,种子像射出的箭,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远方,远方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树犹如此,人呢?
  在小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有情有感,努力地探索智慧,锻炼自己的意志,做好人生的准备呢?
  长大以后,我们能不能有灵有觉,爱能及时,心也及时,把我们的所爱送到更高更远的地方?我们是不是能不断飞向更纯净更美好的境界呢?
  我问着窗前的桃花心木,每一朵都对着我微笑,在阳光里。
  鸟愈聚愈多,在屋子的四周,大声地合唱。
  
  作家简介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1953年生。1973年开始散文创作。1979年起连续七次获台湾《中国时报》文学奖、散文优秀奖、报导文学优等奖、 台湾报纸副刊专栏金鼎奖等。
  延伸阅读
  
   紧抱生命之树
  深情地抱住一棵树
  感受树的生命
  体会树的不凡
  进入树的坚强
  一旦化入树的整体
  失去拥抱树的我
  就会在树里
  看见自己
  
   在青岛的崂山,巧遇一棵茶花树。
  茶花树的岁数已不能查考,听说至少有七八百年。
  只能以“伟大”“非凡”来形容。这棵茶花树,高四层楼,花开数以万计,使得整个庭院,甚至整个天空,都是一片深红,美丽的深红。
  所有的人为了看清整棵树,只好后退到墙边,仰望。
  我走到茶花树下,靠近茶花树干,轻轻地、敬仰地紧抱茶花树。那一刻,如同触电,茶花树把数百年的心情传到我的身上。我绕了一圈,又紧靠到树上去。
  茶花树无言,却告诉我生命的无常,因为它看尽了王朝的兴衰起落。
  茶花树无语,却告诉我每一次的风雨,只要通过考验,就会更壮大。
  茶花树不动,却告诉我追求美之必要,它的岁月都是在开最美的茶花。即使是无知、无感者,也会为一棵开万朵的茶花,产生莫名的感动。
  在崂山,茶花树还算是个婴儿,有许多树是唐宋时代就有的,还有几棵从汉朝到现在的老树。祭拜之后,我一一去拜访老树,并深情地拥抱它们。在贴近老树之心的时刻,我感觉自己对一棵树的崇敬,并不会输给让人祭拜的神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飞翔的种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