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潜在情感与思考里的蟋蟀


□ 仇 红

  认识李新勇,是因为他的散文;认识李新勇的散文,是因为一只在草丛游历和思想的蟋蟀。那只蟋蟀在许多夜晚,仰望夜空,它看见天上的北斗,那是它心中的宝石。
  仲秋时节,打开李新勇的散文集,秋风临窗。我看见蟋蟀抖动的翅膀和昂扬的触须,在丈量心灵与季节的距离;我听见蟋蟀熟稔的歌唱和望见北斗时惊喜的呼唤。
   许多年,那只蟋蟀坚守它的草丛。我想,露水肯定潮湿了它的翅膀,也肯定许多回潮湿了它的眼睛。但是,它仍是那样固执,眼睛痴痴地盯着天空,一直望着北斗消失在黎明的光焰中。
  流沙河曾与余光中谈过蟋蟀,说余光中是川籍在台北怀乡的蟋蟀。读李新勇的散文,我想起他的籍贯,看来四川多蟋蟀。写诗为文,既壮怀激烈,又情丝缠绵,或许是从横断山脉之间的那条安宁河走出来的缘故,李新勇沉潜在情感与思考的文字,便多了一份深沉与怀恋。
  我喜欢其散文有关历史和故乡的文字,因为它凝重而优美,大气而内敛,远离浮躁与浅薄。阅读散文集《草丛北斗》,我看到李新勇在《深夜读史背脊凉》中的冷峻,《宜宾锁江石》中的沉雄,《大山·平原》中的厚重,《江山易主享太平》中的忧患,等等。我想如此的文字与年龄无关,与善良有关,与智慧有关,与崇高有关。
  当目光走过一襟山水、踏歌岁月、夜雨丁香三辑的美文,我们是否洞悉了一只蟋蟀的心灵之秋?
  在文学低微的当下,一只蟋蟀比草芥低矮。或许一只蟋蟀的声音微不足道,但它是天籁的声音。它让读者回归心灵、远离功利、走近崇高。
  在我眼里,一支思想的芦苇,肯定满头白发。而今天我看见一些思想的芦苇,绿叶婆娑,同在一片土地上,并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对世界、生活、人生的看法。我欣然并祝福李新勇等一批南通青年作家的崛起,让世界倾听关于秋天的短笛长歌。
  (作者系南通市作协副主席、诗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