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的都是客


□ 李 玉

  县城是个小县城,连接两省三市,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水路、公路四通八达,每天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车站是个小车站,位于县城中部,永不疲倦地吞吐着南来北往赶集上店的人流。因了交通的便利,旅人大都能从容往返,留下住一宿的凤毛麟角,站前站后多如星子的旅店生意便显得冷清。缩在小巷深处的“秋子旅馆”,客人更是少得可怜。每每秋子站在门口向车站方向望去,总希望车上下来的一帮人都能到她店里住一晚。丈夫常年在外打工,秋子带着孩子支撑一个小店不容易呢。
  又是一连几天没有客人了。这天傍晚,秋子照例在大门外往车站方向张望,远远地来了三个小青年,大概十八九二十来岁的光景,东瞅瞅西望望,看样子是要住店。秋子忙紧走几步,迎上前去。有些店主为了争抢生意跑到车上生拉硬拽,她可舍不下那个脸,别人漏下的生意倒还可以做做,不做也是白不做。
  秋子把三个小青年安顿在西厢房,一间房三张床,一晚才30元,不收押金也不登记。不是秋子想这么干。刚开业那会,她也是按规定要客人出示身份证的,吓跑了不少客人,还是“阳光旅店”的老板娘给她支的招。大店都随便住,这么点鸡毛小店,登啥记呢,不是成心把客人往外推吗?
  一晚无话,三个小青年第二天一早就走人了。送走客人,秋子正收拾东西,来了两个警察。说他们正调查一个案子,挨个旅店进行盘查走访,问昨晚有没有三个年轻人在此住宿。秋子这辈子最烦跟警察打交道。说什么旅馆属特殊行业,自从开了这个店,他们三天两头上门找碴,这通知那协查,制度要上墙,登记要规范,没完没了。警察吧,抓坏人呗,净管些乱七八糟的干啥?
  其实,秋子对警察没有好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警察曾严重地伤害过她的感情。以前她老以为警察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能管,没想到远不是那么档子事。
  事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秋子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在县城地毯厂干临时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上了白班上夜班,熬得两眼通红,像暑天透烘烘的烂桃子。这还不算,单是那满头满脸的羊绒,就让人难以忍受。跟秋子一块进厂的兰子就最受不了这个,戴着几层口罩,照样啊嚏啊嚏地没个完,吹得细绒满天飞,惹得旁边的工友也啊嚏啊嚏地不停歇,像受了传染似的。没干几天,她就让厂里给劝回家了,说她太敏感干不了这个。兰子死活不同意,她愿意跟秋子一块干,啊嚏两下有嘛要紧,再说了,给介绍人送的钱还没挣上来,怎么能走。无奈厂里说啥也不留了,自己干不好还影响别人,愿干就干吧,反正不发你工资。兰子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秋子常想,人没有前后眼呀。兰子回家找了个做小买卖的对象嫁了,成了老板娘,守着一爿店铺,小日子过得滋润着呢。前几天在街上碰上,那个穿戴打扮,比自己时髦多了。自己这是混得啥呀,越混越糟了,出门连件像样的衣裳也没有。虽然左右邻居都说她穿得花哨,会打扮,天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心思,再怎么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当年自己怎么着也是厂里的一枝花呀,虽挣钱不多,但买一两件好看的衣服还是够的,走在上下班的路上回头率还是蛮高的,胜过那帮成日里趾高气扬的正式女工。装运班那群小伙子为了多看她一眼,都争着往她那个班组送毛线。这些都是听丈夫林生结婚后跟她说的,自己当时根本没在意。那会儿傲着呢,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林生更是不在话下。就凭他,不仅年龄大出许多来,还其貌不扬,想讨得她的欢心,做梦去吧。天意作弄吧,最终偏偏是这个扔在人堆里根本别想找出来的主儿做了自己的丈夫。也怪自己鬼迷心窍,怎么就相信他的一番鬼话了呢。你看那个熊样,能有个当市长的哥哥,而且还是胶东半岛那个令人向往的海滨城市。他当时可是跟真的一样信誓旦旦,说结了婚就能把他们调到那儿去。市长嘛,整个城市都是他的,安排个把人还能算个事呀。多么漏洞百出的瞎话呀,秋子当时就信以为真了。婚后老长时间了,秋子照旧顶着一头白绒花哐叽哐叽地织地毯,林生还是干他的杂工,绝口不提市长哥哥的事了。秋子憋不住了,村里人都知道她找了个市长弟弟,婚后就要到大城市去,害得她连娘家也不敢回,唯恐别人问起来脸上挂不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