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我做你的声音吧”:中国有声电影过渡时期的声音焦虑


□ 李频

  

  提要:本文从1 930年上映的蜡盘发音影片《野草闲花》(孙瑜,1930)出发,将目光投向当时作为机械复制之声的声音技术之上,通过解析20世纪50年代中国电影从“无声”转向“有声”这一过渡时期内的“声音焦虑”,试图勾勒出技术、美学与政治话语共同作用下的都市音景。

  关键词:声音技术中国早期电影

  1930年12月3日,距离正式开拍已近一年之久的电影《野草闲花》终于在上海上映。这部由孙瑜导演、联华影业公司出品的影片,号称“中国第一部配音唱歌声片”,讲述了卖花女丽莲(阮玲玉饰)与叛逆的富家公子黄云(金焰饰)之间的爱情故事:孤儿丽莲与妹妹卖花维生,却被音乐家黄云无意间发现其拥有美妙的歌喉,遂邀请她加入了自己编排的歌剧,并一举成名。但是陷入爱河的两人遭到了黄云父亲的百般阻扰,甚至造成了两人之间的重重误会。最后,丽莲因为内心的痛苦和焦灼,在舞台表演时口吐鲜血,从此不能唱歌。得知真相的黄云赶到了她的身边,劝慰道:“这算不了什么。以后就让我做你的声音吧!”

  毫无疑问,蕴含在这一话语之中的性别张力是显而易见的。在张英进看来,这一宣言标示着一种新兴的“爱的话语”对传统父权话语的挑战,前者强调两性情感与艺术审美,后者则以金钱和权力关系为基础。但是在这种具有解放可能的颠覆中,也暗含着男性话语对新女性形象的再度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影片当中塑造的摩登女性变成了一个暖昧的都市形象,其声音也成为一个高度性别化的因素:它既是新兴女性得以独立的可能条件,又是为男性社会所恐惧的新的威胁力量。

  张真则认为这标志着作曲家作为一类新的“男性文人主体”的诞生,取代了传统情节剧中“才子佳人”的叙事模式。而歌女与男性剧作家(作曲家)的这种共生关系,也成为“声音与电影的艰难结合的一种生动写照”。但是她并没有进一步说明这种“艰难结合”的具体表现,转而强调影片对声音(主题曲)的独特运用。在她看来,影片成功地将声音产品直接植入剧境空间,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分野,昭示着一个注重听觉的观众群体的诞生,因而成为“视听结合的感官机制和叙事元素中的关键”。

  吉恩(Jean Ma)同样关注这部影片中主题歌曲的情感及叙事意义,将其剧情内的运用视为中国早期歌唱片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突破。与张真对感官经验的强调类似,她同样借助了米莲姆·汉森(Miriam Hansen)的“白话现代主义”(vernacularnodernism)概念及其具有身体性的“集体感官机制”(collective sensorium),(5)但她主要关注电影经验中的性别视角,因而侧重描绘了中国电影史中的歌女现象及其跨时空的流转。

  不同于之前的论述,本文将暂时偏离性别研究的视角,把目光投向作为机械复制之声的声音技术之上。通过解析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从无声转向有声这一过渡时期内的“声音焦虑”,试图勾勒出技术、美学与政治话语共同作用下的都市音景。另外,将这一时期定义为一个过渡时期,并不简单地指向声音技术上的过渡,它同时也应和着当时政治格局的变化和商业制作上的更新,因此在各个层面都展现出复杂的丰富面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