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一点看法


□ 韩保全

我的一点看法
韩保全

刘启世先生的《择偶要略》,写的很具体,很朴实,也很世俗。他代表了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尤其是儿女到了谈婚论嫁时的父母,更容易接受他的观点。做父母的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找一个可心如意的媳妇郎君?又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出类拔萃,光耀门庭呢?
刘先生当过教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工作时是这样,退休了依然是这样,可谓咬定青山不放松。可敬,可佩。刘先生把自己的生活经验处世观点,见诸文字写成书来教育后代、更显得难能可贵。中国的读书人一向有这个传统,刘先生继承了,太好了,是见古风犹存。其实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所谓的家风、教养、伦理首先也是这样传承下来的。
可我对刘先生的《要略》还是有看法的。既是要略,就该要而略之,可刘先生却写得详而又详、近乎琐碎了,先是总说,后是分解。一个分解竟有五款二十七条,其中论人的品相分类竟也有十三种之多。叫人看了大有宿命论的感觉。这时的刘先生倒不像个做教师的,却很像个相面算命的。对先生以瓜农看瓜、木匠看木来引证人的品相与品性的关系,我持质疑态度。我久住乡间,夏天里常在街上买瓜。无论是西瓜还是甜瓜,若那根瓜儿的品相是绝对叫人看不上眼的,反而好吃得很。若论此等西瓜的优点,至少有三:皮薄,籽少,口感好。甜瓜的根儿更难看,俗叫刀把货,会买瓜的,专挑此瓜,形貌虽丑,却味道甘美。相反那好看的却未必好吃。木匠看木说的是实用,却很少有艺术家的眼光。一棵左曲右拐的树,木质再好,在木匠的眼里是没出息的,但在园林艺术家的眼里却别有风韵情致。有道是以曲为关,直则无姿,以攲为美,正则无影,以疏为美,密则无态。是不是材料或有无出息,有时也在行家的眼光。瓜果树木,属自然之构,而人却在自然之外还有社会的属性。这就赋予了人内在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怎么能简单地以瓜木论之。至于眉心紧锁,也许有忧烦。穷苦之相,也许是际遇的烙印。吃相不雅站姿不美,更多是教养的缘故。
刘先生的困惑我以为是没必要的。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理念。父辈的经验诚然可贵,可不见得就适用于晚辈。作为长者,该说的说了,该道的道了,也就算尽了责任和义务,至于听不听那是儿孙自己的事,由他去。圆滑一点的,你说了,他点头称是,行动上未必就照办;耿直一些的,实话实说,不听,没用。也是没办法的事,只好由他去,吃亏逮便宜他自己负责。事实上也未必就真吃亏。我们所讲的代沟,也常常体现在这些问题上。
其次,刘先生的书既然写成,就该留存于世,那是自己的成果,或许是一家之言。古人有藏之深山,传诸后世的做法,刘先生何以要付之一炬呢?刘先生怕孩子们听了他的话吃亏受害,任人宰割,也太小心眼了。你不过是留了一本书,几句话,在儿孙那里不过是参考消息而已,何必那么大惊小怪呢。假如刘先生手里还有一大笔钱,又该如何处置呢,也烧了?舍得吗?不烧,就不怕孩子们钱烧得痒痒,去学坏!我以为关键是要把心路放宽,坦然待之。这世上再好的事也有不好的一面。不是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