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有病


□ 薛林荣

  薛林荣甘肃天水人,一九七七年生,一九九七年毕业于天水师院中文系,甘肃省作协会员。有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散见于《散文》《中华散文》《北京文学》《读者·原创版》《散文选刊》《南方周末》《海燕·都市美文》《飞天》《杂文选刊》等处。现供职于天水市政协。作品曾获中国散文排行榜提名,首届黄河文学奖小说三等奖等奖项,入编《2006年中国随笔精选》等选本。
  
  胃之恙
  
  我不幸患了胃病,吃饭立刻成了畏途。胃病每周不定时发作,有一种沉闷的疼痛盘旋在胃的附近,下坠感和鼓胀感明显。由于该胃疼不是火辣辣的针扎般那样性格分明的剧疼,在我看来,这无疑于老刀子杀人,杀不死人却折磨死人。
  我去找医生,医生在我肚腹处左压压右按按,开了两味药,一为奥美拉唑,二为西岳维康。这两种欧洲风格明显的药听起来就像扬科洛夫斯基或屠格涅夫,让我心里没底。为什么不是胃必治、胃速宁或养胃乐之类的药呢?这是多么通俗易懂又简便易行的药啊,和蔼可亲得像跳夕阳红舞蹈的老太太。我看了一眼大夫,他的脸平静、自然,略有笑意,显示不出要谋害我的痕迹。
  但我三心二意地吃这两种药,一个礼拜的药我愣是吃了半个月。于是当那种钝疼又一次袭来时,我怀疑不是胃而是其他脏器出了问题。我给一个认识的医生打电话,该医生学过五年中医,在三线建设时从山里搬到市上的厂医院工作,我常常骂他治不好普通感冒,同时也夸赞他可以把一毫米长的伤口出血当败血症处理,也可以把关节附近的一点伤疼诊断为骨髓炎,想象力好得惊人。我给他打电话,他问肩膀疼不疼,腰疼不疼,我予以否认。他说明天快去做B超,肝胆病变不可不防。他这么一说,我立刻觉得肝上出了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医院。
  只有在医院你才知道世界上有多么多的病人,几乎和全世界的人口一样多。医院是为婴儿提供出生证明的地方,也是为死者提供医学死亡证明的地方。它有产房,也有太平间,仅仅这两个地方就可以简称为“人生”。医院更像是一个巨大的修理车间,人们轮流在那儿修理自己的零部件,由于牵扯到诸多零部件的花色、品种、质量、再生能力、损耗程度各有不同,简言之,由于人们无法预计生命这辆跑车何时会戛然而止,所以所有走进医院的人都心事重重。
  先前给我看过胃病的那位医生桌前围着许多人。这是一个并不年长的医生,头发也未见花白,所以医术也绝不高超,这么多人围着他,使得他很有威望似的。他的听诊器卡在脖子上,嵌进去一个坑,让人误认为他长有四只耳朵。他的桌上摆着处方单、申请单和报告单,无聊时我数了一下,有九种之多。
  轮到我看病了。虽然我明确告诉医生他上次给我开的胃药基本没有见效,但是医生拒绝承认这一点。按照我对肝胆提出的质疑,他同意我去做超声检查。
  B超这一检查项目,一般和孕妇联系在一起。我果然发现B超室外是清一色的大肚子。黑鸦鸦一大片孕妇挤在光线极暗的过道,使人意识到我国的又一个生育高峰不久即将来临。我站在那儿,偏偏我和诸位孕妇相比又是个大个子,这样B超室外的我有如鹤立鸡群,不,病鹤立于病鸡群。叫号的护士手里捏着一厚沓申请单,她对刚排上队的一位孕妇说,去憋尿,两个小时后才能轮到你。这意味着我也要排两个小时的队,如此长时间的等待我可没有耐心。我于是就在楼道里开动脑筋,想着如何早点做完检查。护士老看我,意思是把单子递给她好排队,是医生看病人的那种目光,但我可耻地认为那是女人看男人的目光,而且我可耻地准备和她套近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