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签


□ 季栋梁


[1]前几日在《罪与罚》中,当读到那个主人公突然跪在地上吻妓女索妮娅的脚:“我不是向你跪拜,我是向人类一切痛苦跪拜……我这样说,并非因为你卑贱,而是因为你有大痛苦。”时,忽然我想起了川端康成的《雪国》中的艺妓——驹子,主人公“岛村”是这样说的:“与其说她的艳丽,倒不如说她的洁净,甚至连脚缝都是干净的……”这个“干净”让我大为震惊。之所以干净,是因为她们是男人的一面镜子!
大师是如此的相同,生命不能因为卑微,我们就可以看不起她。而米兰·昆德拉也说过:“女人是男人的未来。”这话应该让我们出一身汗的。
鲁迅曾说过“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灵魂的肮脏胜过躯体的肮脏,然而,我们总是因为一些人的卑微,而常常觉得他十分的不洁净。而我们更喜欢从“性”的角度卑视一个人,却从不从“欲”的角度去卑视一个人。
在生活中,我们以正常人的生活卑视过《羊脂球》中那个叫“羊脂球”的妓女,同时也卑视过《红字》中那个叫“爱斯坦拉达”的女子,还有苏三、杜十娘……而这些人得到的同情仅仅是作家给予的。
事实上,干净与肮脏,在俗人的眼里就是地位与权势!
[2]奥威尔是我敬重的几个作家之一,我喜欢他的作品。我读过的他的《1948》,我就记住了他不对提着裤子的人开枪的细节与描述,最近又读了他的《动物庄园》,一下子就记住那句话:“自由就是能够自由地说二加二等于四。”
二加二等于四,这是一个最简单的等式,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二加二不等于四?
一个人在同事面前说了二加二等于三的话,就会在单位说二加二等于五,在公众场合就会说二加二等于六,在朋友面前就会说二加二等于七,在家里就会说二加二等于八……在集体无意识的状态下,就会说二加二等于任何数,就是不等于四。
在《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光着屁股的皇帝和观礼一般的王公大臣们,正是在集体的无意识里出尽了丑,只有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才说了句真话。当这个简单的等式被集体算错时,集体无意识便形成了,集体无意识一旦形成,灾难就会降临了。二战便是一个例子,德国法西斯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因为它强大,强大就是真理。德国没有说过二加二等于四,其它倘还可以的国家也就都说二加二不等于四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二加二不等于四就是一种灾难。二加二等于四也是一种灾难!
“挺住本身就意味着一切。”里尔克如是说。集体无意识一旦形成,挺住的又有几个呢?从俄国到文革,例子举不胜举。而在中国,数千年前就有一个二加二不等于四的经典范例:指鹿为马。
还想说一句:人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对这个等式算得最准确?
回答是在还没有接受各种各样的教育的时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