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隔梁上的黑柜子


□ 王十月

“我这一辈子生了六个儿女,养活了你们四个。”
煤油灯昏黄的光在风中摇晃。奶奶坐在堂屋中间的椅子上。大姑站在奶奶的身后,手拿一把桃木梳,一梳,一梳,给奶奶梳头。奶奶的头发像深秋的狗尾草,仿佛一碰就会折断。二姑手里端着一碗水,站在奶奶的身旁。大姑每梳一下,就将桃木梳在水碗里蘸一下。
“你们的父亲,他一辈子都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他这么早就走了,他是个怕麻烦的人。”奶奶说,“死丫头,你轻一点,不要把我的头发都梳掉了。不耐烦了吧,你们都踏了死鬼的代,一点耐心都没有,不耐烦你就不要梳了。大秀你小时候头上长癞子,都说你长不成人的。死老鬼从来是不管你们的。死老鬼说,长不成人就长不成人。少一个人吃饭。”奶奶老了,奶奶再过两天就满七十岁了。奶奶老了后说话总是东一句西一句,没完没了地唠叨。
“妈!”大姑说。
“妈!”二姑也说。
“怎么啦?嫌我哕嗦是不是?我没有吃你们的,没有穿你们的,你们倒嫌我哕嗦了。”奶奶一挥手,将大姑姑手中的桃木梳打得飞到了黑暗中。二姑姑手中端的水也泼到了地上。
奶奶站了起来,走到厢房里,重重地躺在床上。六岁的果看见了奶奶的眼中闪动着泪花。
大姑和二姑相对看了一眼,都一声不吭地走进了厢房。六岁的果跟着站在厢房的门口。他看见奶奶将头埋在被子里,奶奶在哭。奶奶哭得很伤心。这是果记忆中第一次听见奶奶的哭声。这也是大姑二姑她们第一次听见奶奶这样伤心地哭。听说就连爷爷死时,奶奶也只是默默地搂着孩子们流泪,没有哭出一点声音。可是这一次,大姑二姑回来给奶奶祝寿来了,奶奶却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这让果的母亲很不高兴,因为这样很容易让两个姑姑误会她。
果听见奶奶的哭声在经过了短时间的高亢之后,渐渐开始含混不清了起来。两个姑姑在劝说着奶奶。“您为什么要哭呢?是我们有什么没有做好吗?”两个姑姑问。可是奶奶摇了摇头,还是哭。两个姑姑于是开始检讨她们自己的过火,开始了深刻的自责。奶奶的哭声在经过了一阵的低沉含混之后,又在姑姑的自责声中高亢了起来。两个姑姑于是开始猜测是不是她们的两个兄弟对她们的母亲不好,或者是两个兄弟媳妇有什么不对之处。六岁的果听见姑姑们每问一句,奶奶就说一声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奶奶后来坐了起来,奶奶抹了一把泪。奶奶说她再过两天就七十大寿了,奶奶说她想让儿女们送她一件寿礼。
果听见两个姑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地问奶奶想要什么寿礼。
“你们这些不孝的。”奶奶说,“我想要什么寿礼你们都不知道吗。我都七十岁的人了。”奶奶说完这话后说她要睡了,奶奶把两个姑姑赶出了厢房。奶奶被一道门隔在了厢房里。六岁的果听见姑姑、父亲一起在商量着奶奶想要的是什么礼物。六岁的果看了一眼厢房的门。他知道奶奶想要什么礼物,果说,“你们给奶奶买一个黑柜子吧。奶奶想要一个黑柜子。”母亲问果什么黑柜子。果说,根爷的隔梁上就有一个黑柜子。母亲突然愤怒了,母亲的巴掌重重地落在了果的屁股上。母亲说,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接着果感觉到双脚腾空,像一捆稻草一样被母亲扔在了床上。母亲在威胁了果一声之后重重地关上了门,大人们隔在了门的外面。果睡不着,盯着隔梁,隔梁上伏着一只猫。果听见房门外大人们说话的声音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