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离乡三十年


□ 董忠堂

  我的“三十年”也是从1978年开始的……
  1978年的春天,我幸运而且幸福地走进了高等学府。四年的求学,二十六年多的从业,我亲历了祖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壮丽征程。
  1978年是一个永载史册的年份。无论对于国家还是对于国人,这一年都是改变命运的开始。中国历史就像滚滚东流的黄河长江,到这里猛然转了一个弯,终于恢复了应有的前进方向,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里程,然后一泻千里,势不可挡。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从新的起跑线上向新的目标前进,向新的高度攀登。
  1978到2008,改革开放三十年。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中华儿女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也享有了前所未有的福祉。祖国变得越来越强大,人民变得越来越富裕。在举国庆祝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我很想回头看看,离开家乡后的三十年里,自己走过的路,所以就写了这些文字,以此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我的大学不是梦
  
  上大学并不是我最初的梦想。过去,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走的是“精英教育”的路子,招生数量极少。所以,大学在亿万学子心目中很神秘,也很神圣,上大学曾经是大多数求学青少年的一个梦想。可是,这个梦竟然一度被摔得粉碎。1966年6月,“文革”刚刚开始不久,全国各大学被停止了招生,一停就是多年,大学成了批判会的会场和武斗的战场。
  我是1966年入小学,1976年高中毕业的。伴随了“文化革命”的始终。小学期间,正是“文革”初期。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大学”这个词,从来没有听家长和老师说到过“大学”的事情。当时经常因为顽皮逃学挨打挨骂,而在家长的训斥和期望里,也从来没有“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这类的话语。
  到了初中阶段,国家恢复了大学招生。然而,上大学依然不是我的梦想。当时,国家采取的是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办法,一要苗红根正,世代贫农;二要家庭在村里乡里乃至县里有地位。我家当时虽是贫农,可祖上几家都是地主。当时的近亲也有不少因为是地主成分,成为村里的批判对象。在人们心目中,我家自然被视为同类。家里当时很穷,父母亲友都是地道的农民,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地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那时的我尽管没有上大学的愿望和追求,可不知道为什么,学习却十分努力,学习成绩非常得好。当时正是邓小平同志复出整顿教育的阶段,学校对学习抓得紧。所以,初中的两年学得挺扎实。
  我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升入高中,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高中阶段学校再度混乱起来,大学梦依然不敢做。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教师无心教书,学生也难以安心上课,那时真觉得自己生不逢时。不过,我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如饥似渴地阅读文学作品。两年中,读了十几本小说,写了上百首诗歌,学到的文化知识虽然不多,却增加了文学素养。
  高中毕业后,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董厂村,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虽然不甘心当一辈子农民,但对于上大学还是未敢奢望。那时,农村以生产大队为基本单位。董厂、于南、于北、后营和小高庄五个自然村组成一个生产大队,下有23个生产小队,大队部和学校都设在我们村。全大队3000多名村民中,有50多名高中毕业生。每两年才有一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不管怎样也不可能轮到我的头上。从1971年到1976年,我们大队只走了两人,一人去了上海医科大,另一人去了曲师大,两名都是女生,走时都在大队里负责一方面的工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