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



  在城里打工的姑娘芊子,年底回家,身上带着三十万元的钻石首饰,她坐上了一辆“黑车”,大雪封路,天色已暗,途中又上来两个陌生男人,她提心吊胆,他们会不会是同伙?这一路会不会发生不测?上世纪80年代以知青文学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梁晓声,搁笔多年之后倾情奉献的小说新作,或许会让读者们感兴趣。
  
  四面八方都是黑暗。
  连这辆小型车也是“黑的”。而事实上,它是白色的。算司机,车里坐满了四个人。
  芊子是第一个坐进这辆“黑的”的,那时天将黑却并未完全黑下来,所以芊子知道它是白色的。但芊子不知道它是辆什么牌的小汽车,尽管她已在深圳打工多年,不再是从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少女了。她能说出牌子的小汽车就几种,都是高档的,比如“奔驰”“宝马”“保时捷”“奥迪”“陆地巡洋舰”什么的。几乎所有去到大城市打工的农村小女子都这样———给她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是眼睛最初所见耳朵最初所闻的那些大城市里的奢华事物,不奢华反而不足以引起她们的注意……
  芊子是深圳一家大商场的首饰销售员。她到深圳第二年就做这一份职业了,与一些同行姐妹相比,算老资格了,并且当上了组长。凡是自己认为的销售经验,她都热忱地向组员们传授。故她与她们关系良好,她们也都服气她。去年的销售总额一统计出来,她那个组的业绩又是最好的。全组自然人人都有奖金,她的奖金也最高,2000元。加上她全年攒下的4000多元工资,总共携带6000多元回家过春节。只不过另外4000元不是现金,存在卡上。
  芊子是四川人,她家所在的农村距雅安市十几公里。而雅安与成都之间每日有数班长途公共汽车往返,单程只须一个半小时,票价四十几元,票票有座,中途不停。她这一次是乘飞机回到成都的,机票由商场免费为她提供,但作为条件,她得为商场随身带到雅安一批“石头”。“石头”是行话,指各类钻石首饰。商场在雅安开了一家分店,春节临近,急需添货。怎么说那条件都不算苛刻,她完全没有犹豫的理由。原本两点半就可以到达成都的,五点之前赶到雅安,是相当从容之事。不料飞机晚点,走出机场快六点了。乘开往雅安的公共汽车,要到石羊公共汽车站去买票上车。芊子知道,开往雅安的最后一班公共汽车,那时已快到雅安了。怎么办呢?身上带有2000元现金,一张存有4000多元的卡,还有商场的一批价值三十几万元的“石头”,她不想住店。那就只能乘出租汽车了。出租汽车司机们却商议好了似的,少于450元绝对不往雅安开。他们有他们的理由———天已黑了,再从雅安返回成都,肯定跑空车,还要交两次公路费,少于450元他们犯不着跑长途,莫如在机场与成都之间多拉几次短途。芊子怕回商场报销不了。
  几乎可以说是万般无奈之下,她坐上了这一辆“黑的”。那车显然已开了多年。也显然,主人对它一点儿都不爱护,外观多处剐蹭痕迹,前盖和一边的车门还凹了两处。但司机索价却低多了,200元就行。那是一辆挂有雅安车牌的车,司机拉的是返程客,否则他岂不白跑空车么?……
  然而此刻芊子因为坐上了这辆“黑的”简直后悔死了。和芊子并坐在后座的也是家在雅安郊区的农村姑娘,比芊子小两岁,叫小玥。小玥在成都一家小餐馆打工,同样因为种种不顺利的事才坐进了这辆“黑的”里。她一上车就喋喋不休,所有的话都表达同一种意思———这世道真他妈的可恨,人心真他妈的不良。如果不是她主动向芊子介绍自己,芊子根本不想知道她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但是芊子恨的并不是世道,而是小玥。因为司机将车开离原地才二十几分钟后就停在路边了。司机接着用手机跟替他拉客的什么人联系,之后对芊子说还要再拉上一个人。芊子表示强烈抗议,司机却冲她大声嚷嚷:“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自私?今天都二十九了,明天三十了!后天初一了!就你自己急着与家人团圆吗?”
分享:
 
更多关于“回家”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