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其等等灵魂,不如等等文学


□ 黄惟群

与其等等灵魂,不如等等文学
黄惟群

刚刚看过毕飞宇的《玉米》,又看李佩甫的《等等灵魂》,像是进了另一世界
《玉米》中弥散着的是庄稼、稻草、泥土的气味,《等等灵魂》中见到的是水泥、钢筋、油漆未干的高楼大厦;《玉米》中有很多柔软很多曲线很多精致,《等等灵魂》中一句句一行行一段段都像是砍出来的,干脆利落、粗犷坚硬,处处是面面相交的刀锋般的棱棱角角。
尽管我们知道,中国不具备生长硬派小生的土壤,这样一个“横冲直撞”的硬汉任秋风,现实生活中根本无法存活;尽管我们知道,任秋风身上的许多精明干练英气和胆魄都是作者从书上看来学来的,从曹操们那里看来,从比尔·盖茨们那里学来,但是,我们还是喜欢他的出场。
喜欢任秋风,是因我们每人心里都有一份儿童时期便已存在的英雄情结。是的,世无英雄。每个成熟的人都知道:世无纯粹意义上的英雄。正因没有英雄,深心里,我们更珍藏了那份印上童贞烙印的情结,更加呼唤英雄、渴望英雄。这也是为什么上天入地的超人和武侠人物们能够顺顺利利地进入人心之故。他们满足的是,不管我们活得多么久远、多么老辣,深心里永远不会泯灭对于力量、智慧、正义、勇敢的仰望。这,也是人们弥补现实生活所有不足和遗憾的一种永远的可怜而有效的方法。
任秋风,一个纯粹塑造出来的人物。这人身上,有着当今社会人们的精神寄托与展望。
然而,如果说,任秋风在创造他的王国时是坚强有力、魅力四射的,是让人羡慕、让人佩服、让人敬仰的,那么他的衰败过程是否让人觉得一点失望?失败时的他与先前的他是否缺少了那么些精神气质上的联系?先前的他又有眼光又有办法,后来的他则办法眼光全无,有的只是一筹莫展,有的只是溜之大吉,甚至不惜用过期劳模的老年身躯为他抵挡滚滚而来的失败洪流……这。是否应该归结为作者李佩甫的读书习惯中过多注重了大气蓬勃的成功而忽视了惊涛骇浪的失败?或者说,太多书籍过于注重宣扬了成功的先例而忽视了失败,致使李佩甫先生的故事缺少了可以参照借鉴化妆运用的个案?
别说其中隐有怎样的深意。小说中的深意,不是解说出来的,而是阅读出来的。

英雄也会失败。毫无疑问。但英雄有英雄的失败方式。真正的英雄即使失败,也不会变成狗熊。任秋风的失败过程,是否少了那么点雄壮,少了那么点气概,少了那么点英雄本色?!
作者确也为任秋风的失败找了原因:投机取巧的银行家们的翻脸不认人;市委书记为临退前的功绩所做的逼迫;忠心耿耿才华横溢的女人们的离去;以及自己信任重用的人的背叛,等等。该找的似乎都找了。但是,简单了,太简单。不仅简单,而且公式化。这些理由并没超出一般大脑的一般认识。这些理由正是街头巷尾老百姓们家长里短时的聊天内容。并且,它们早已都在一些成为档案的书籍电视剧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过。而即便就这些公式化的现象和理由,小说中的处理也太表面,没有认真的深入,没有通透充分的开掘。
一部作品,成功点在哪里?是否具有新颖、独到、高人一筹的见解和感受?凭什么立足于文坛?这些,都是成熟的具有雄心的作家动笔前早该考虑周全的,严格地说,是成熟的具有雄心的作家之所以决定动笔的基本也是根本的理由。
《等等灵魂》是部具有非常戏剧特征的小说,细节戏剧性,人物戏剧性,故事也戏剧化。阅读开始不久,就会产生一种观看电视剧的感觉。不断变化的场景,粗线条的人物,频繁运用的欲扬先抑欲抑先扬的手法,都像在银幕上,都像在演戏。尤其是下半部,作者失去了文学创作的最后一点兴趣,曾经弥留字里行间的文学味消失了,理想主义的人物打造也不再精心,剩下所做的,就是将自己得心应手驾轻就熟的写作技巧,全都搬来用在编故事上。特别是后半部中,作者的所有的兴趣全都放在了编故事上。
编故事也是本事。只要编得高明,编得合理,编出深意,编得读者读有所获,编出读者心中的思和想、情和感,编得读者看不出假,编得读者明知是假却不计较假,编得即使最敏锐最挑剔的阅读也心甘情愿“被骗”,心甘情愿跟着无中生有的故事走……这,需要本事,大本事。
编一个故事不难,但编好一个故事,很难!
太多别扭,太多粗糙,太多似曾相识,太多不合情理,太多从书本到书本的搬弄,太多预料之中情理之外,太多不管不顾的凭空想象,太多的假。
任秋风整夜在汽车上睡觉,车到终点又将之当起点,如此细节,小说电影电视剧中看到过的,应该不少于一百次;江雪的背叛,江雪的狠毒,绝对超不出最简单大脑模式化运转的最简单预料;邹志刚这个人物,从头到尾严重脸谱化,单薄如纸、浮浅如地上积水,还有如出一辙的胡梅、老刀、银行家和市长;被捉奸后的苗青青,追劝捉她奸的丈夫回家时说的那句话,“我不会让你难堪的,我都换过了”,实在好不过三流电视剧中的三流台词;一再被赞为漂亮聪明的上官,竟天真得以为可用结婚为条件,让精明过人的现任情人出一千万去救她的前任丈夫;与任秋风有了关系后的江雪之表现,使人想起毛姆笔下那个聪明乖巧的女管家,而江雪将齐康明的骨灰盒神神秘秘几近变态地藏在家中之举,则又使人想起《献给爱密丽的玫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