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文字砌成的大道上奔跑


□ 李新勇

  发蒙前,我爷爷奶奶是“四类分子”。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像这样家庭的孩子,念完小学就得回家务农。我打小就以谨小慎微、做事认真仔细在村子里出名,所以长辈们都希望我能多识几个字,尤其要打好算盘,小学毕业兴许能争取做个生产队会计。
  如果不因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我如今大概真是西部某个山村的账房先生。
  1978年上半年,我爷爷奶奶脱帽,意味着家庭成分不再成为升学的重要条件。下半年,我进小学。记得父亲送我上学堂那天,我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我像被他赶着的他心爱的牲口一样,急匆匆地走在通往小学校的纤长的田埂上。他要赶在太阳冒出山崖之前把我送进学校,然后回生产队跟社员们一道出工。一路上他没跟上我说话,走到半道,却突然来了兴致,忙里偷闲,扯开喉咙,吼上两嗓子:“太阳光昂,晶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儿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我当时没有转过身去看他的表情,不过至今我依然能想像出父亲脸上一定挂着曙光般的微笑。
  1982年,家庭年产承包责任制在大西南内陆腹地全面推开。这年秋天,我们家,除了厨房和床铺的所有地面上,都堆满粮食,年底我爹还多出600多元钞票。这是破天荒的事情。之前,每年到了六七月份,家家都缺粮断炊,年底能从生产队分得一百元辛苦钱,就算一家四五口没替生产队白卖一年命了。
  有了钱,我爹不再打算让我做会计,再说生产队也散伙了。虽然读了书以后做什么他说不好,但我爹希望我们能读更多的书。我很喜欢读书,上小学一年级就能读《水浒》,到三年级的时候,整个村子能搜罗到的书都被我读完了。集镇上供销社里有几本书,都是读过的。这事让父亲苦恼了好一阵。也不知受谁点拨还是他自己突发奇想,有一天,我就带我和我的两个同样上小学的弟弟进城。我爹像后来在动画片里见到的老鼹鼠,而我们弟兄三个就是小鼹鼠,排成一串,彳亍在通往县城的路上。
  我爹带我们到一所师专看(或许可称为参观)图书馆。没有任何证件,我爹跟门卫很费了翻口舌,才进了校门。图书馆的阅览室自然是进不去的,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父子喜悦的心情。透过窗户的玻璃,我见到无数梦寐以求的书,成排成排地站在书架上,等待人们去翻开。我贪婪的目光,风一样拂过每一个正浸沉在阅读快乐中的青年的脸。我多么希望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事影响我一生。那一刻,我暗下决心,无论吃多少苦,遭受多少磨难,也要为自己争取坐拥书城、遨游书海的机会。
  从此,我和我几个弟弟的成绩不再让我父母操心。小学毕业,我成为全校三个考上初中的学生之一。初中毕业我考上高中,却没去读。那时候农村孩子都一心想读师范,因为读师范就意味着脱了“农皮”,不缴学费,还迁户口。三年后毕业,就是小学教员。1987年,我彷徨在校园和社会之间。
  当时整个社会金钱至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早过时了。当时的流行语之一是:有钱能使官推磨。这种观点严重左右了我的选择。1988年春天,带着无奈和彷徨,我学中医去了。中医正是在我和许多人都看好的稳赚不赔的行当。离开学校和我热爱的书本,心中无限惆怅,我有许多思想需要表达。就在那一年,我在省报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散文,题目叫《山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