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冷战后欧美联盟的动力与趋势


□ 王学军

  [关键词] 欧美联盟;西方身份;联盟利益;联盟制度
  [摘 要] 冷战后,两极结构的瓦解和美国的单边主义,对欧美联盟造成了很大破坏。但是,从利益、身份和制度来看,联盟的三大支柱依然存在,加之欧美双方保持联盟关系的意愿,所以,欧美联盟没有也不会终结。不过,它已经不同于欧美的冷战联盟,呈现出“全球治理联盟”的新特点。
  [中图分类号] D502 [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0257-2826(2007)07-0067-06
  
  冷战结束以来,跨大西洋关系一直处于自我反省和深刻调整时期。[1]这一时期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冷战结束伊始到2001年美国“9·11”事件为第一阶段,“9·11”后至今为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欧美关系以合作为主要特征,欧美双方携冷战胜利之余威,进一步加强了合作的姿态,双方无论是在自由经济、民主政治、维护和平和推进人权等世界宏观图景的设计上,还是在北约安排与改革、欧洲地区冲突处理等方面,都大致保持了合作一致的态势。2001年“9·11”后,以安全观念冲突为核心的欧美分歧日益严重,并且在2003年伊拉克危机中达到顶点。第二阶段的欧美关系明显表现出冲突与分裂的特征。所以,进入第二阶段以来,彰显的欧美冲突进一步引发了关于欧美关系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欧美联盟是否已经或者即将走向终结。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欧美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开始下降的转折点,“联盟的终结”、“联盟走向衰落”、欧美关系由“特殊走向正常”等话语甚嚣尘上,[2]总之,都认为冷战后由于结构变化以及认同危机,欧美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本文将首先分析冷战后欧美合作与冲突的机制即分离性因素与聚合性因素,然后判断欧美关系的发展趋势与特点。
  
  一、欧美联盟的三大支柱与冷战后影响欧美联盟的分离性因素
  
  欧美联盟虽然是在美苏对抗的冷战背景下催生的典型的安全联盟,但又具有极强的特殊性。铸就联盟的冷战本身自始至终不仅仅是传统的地缘政治的产物,更是两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对立的结果。而且这种对立形成的两大阵营在政治、经济与文化方面各自形成了相互独立的两大体系。这就使得欧美联盟不仅仅是以北约为核心的军事联盟,还是互助的经济联盟,更是西方价值联盟,而且欧美联盟之间形成了一套成熟完备的制度体系。因此,可以说共同的联盟利益、共同的西方身份和共享的联盟制度是欧美联盟的三大支柱。冷战期间欧美之间形成的跨大西洋联盟之所以稳定而持久,被称为成功联盟的典范,正是因为这三个支柱的支撑作用。具体说,在冷战时期,共同的联盟利益包括苏联威胁和欧洲自身安全问题造就的共同安全利益、东西两大阵营对抗下共同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共同的西方身份以东西方两大阵营意识形态对立为背景,表现为“西方自由世界”的认同感,其基础是共享的自由民主观念、自由市场经济和相似的民主政治制度。共享的联盟制度体系以军事联盟组织北约为核心,还包括欧美依据市场经济准则创建的关贸总协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七国集团等多边经济组织。冷战后,由于一些分离性因素的作用,欧美联盟体系的三个支柱分别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甚至损毁,从而使跨大西洋联盟不断面临挑战和危机。
  造成欧美联盟关系分裂趋势的最大因素是两极体系的终结和美国国际行为中的单边主义。前者是深层的结构性原因,它从权力与意识形态两个方面破坏了联盟形成和维持的外部环境,并引发了欧美对冷战后世界秩序安排的深层矛盾。后者是直接原因,它对欧美之间的协商规范和美国霸权形象都构成了挑战。
  
  (注:①对于这种历史记录,可以参见John Lewis Gaddis,We Now Know:Rethinking Cold War History,转引自Henry A.Kissinger and Lawrence H.Summers,Renewing the Atlantic Partnership,report of an independent task force,by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004.)
  
  首先,从深层的结构性原因看,两极对抗体系的终结,对欧美联盟产生了巨大的分离作用。这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来自苏联威胁的消失或者巨大缓解减轻了联盟的外部压力,甚至使欧美联盟丧失了存在的基本理由。冷战期间欧美联盟的形成正是依赖于两极对抗的结构性压力即苏联外部威胁的存在。按照现实主义的联盟理论,一旦敌对大国失败,将联盟团结在一起的力量就会锐减。北约和跨大西洋关系也不例外。所以,米尔斯海默和沃尔兹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论证了,冷战的结束及其所引起的两极体系的终结将导致西方联盟的缓慢衰落。[3]二是苏联的解体还使欧美联盟为核心的西方丧失了意识形态的对手。而冷战对抗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两大意识形态的对立。这就使得欧美联盟不仅仅是一般的军事安全联盟,而且是在观念制度上对抗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价值联盟。从这个意义上说,明确存在的意识形态对手起到了强化西方身份、聚合联盟力量的作用。而苏联的消失相当于铸造西方共同身份的外部力量的消失,于是欧美双方价值观念的差异在冷战后开始逐步显现出来。三是苏联解体和两极结构秩序的终结,引发了欧美之间的世界秩序之争。这种世界秩序之争其实就是关于如何分享世界领导权的问题,本质在于是美国独霸还是欧美共管。美国的抱负是建立单极霸权秩序,按照美国方式来塑造世界。欧洲则主张建立欧美共同领导的合作性世界秩序,将欧盟模式推广或应用到世界事务的管理之中。两种秩序观的差别在遇到具体领域的问题比如如何对待伊拉克之类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如何对待非传统安全问题如国际犯罪、环境保护等,就会引发欧美之间的对立与冲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