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穆尔隼之殇


□ 何芬奇任永奇

  2012年11月21日,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原首席执行官梅伟义( David S.Melville)先生告诉我们:卫星跟踪的那只阿穆尔隼逃过一劫。经过一番打探之后得知事情原来是这样的:2010年1月初,一只阿穆尔隼雌鸟在南非被研究人员佩戴了发射器,根据此后的卫星跟踪记录,2012年它第三次飞越印度洋,到达北京以西约470千米的繁殖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郊,10月上旬又从那里离开,于11月4日飞抵印度东部的道扬保护区。可悲的是,印度现在已经成了这种小型隼类的屠宰场,但是这只雌鸟是幸运的。老友为此专门发简讯向我们报喜。

  根据梅伟义发来的信息,我们在网络上检索到:国际上关注野生动物保护,尤其是野生鸟类保护的多家网站均报道了阿穆尔隼于迁徙途中在印度遭到大量捕杀的可怕消息。随后,我们又看到新浪环球地理就此事所作的报道: “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在印度那加兰邦山区,丛林肉依然是当地部分居民食物的主要来源之一。每年秋季,当大批鸟类向南非迁徙过程中途经该地区时,就成为了当地人餐桌上最丰盛的美食。在每年一度为期约两周的鸟类大屠杀中,阿穆尔隼是最大的鸟类牺牲品之一。阿穆尔隼每年秋季都向南非迁徙,并在那里过冬。据估计,每年途经该地的阿穆尔隼,死于那加兰邦山区猎人之手的多达12万到14万只。被捉住的阿穆尔隼,部分被猎人自己享用,部分被烟熏处理后出售。当地政府推测,黑市中有大量阿穆尔隼肉。迁徙的阿穆尔隼群数量庞大,每个集群多达数万只。2012年10月, ‘保护印度’组织偶然发现了这种大屠杀行为,并发起一场旨在阻止这种恶性捕猎行为的运动。该组织认为,这种特殊的迁徙也许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阿穆尔隼集会。印度官方发誓要终止这种大屠杀行为,并为阿穆尔隼2013年的迁徙制定了保护计划……”

  看到这些讯息,我们大为震惊,因为多年来阿穆尔隼一直是鄂尔多斯高原东部地区夏季最常见的猛禽。近几年来,虽然我们注意到这片区域内的阿穆尔隼数量有所下降,但更多考虑是环境恶化的原因,从没有想到过它们会在迁徙途中遭到人类如此大量的屠杀。

  我们曾在本刊2001年第5期《甚善甚善,莫谓鹊巢鸠占》 -文中提及在泊尔江海子(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治沙站背后的林地中发现阿穆尔隼占据喜鹊巢的情况。近年来,那里的鸟况渐微,长耳鹗已不见踪迹,我们也少去那里了。但此番形势如此严峻,我们决定再次前往调查。2013年6月初,我们到那片林地反复找寻,但是只发现两对阿穆尔隼和一对红隼。

  我们接着在(原)遗鸥繁殖地桃力庙一阿拉善湾海子周边约50平方千米的范围内进行调查,尽管以往我们没有详细统计,但阿穆尔隼在这片区域几乎随处可见。直观上看,近几年,这一地区阿穆尔隼的数量大约减少了一半。

  为了验证我们的看法,我们又去老109国道由四十里梁至沙井中间那段3千米的路段查看。那一路段两旁生有高大的榆树,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在那里曾清点到最多12对阿穆尔隼,通常能看到10对左右。而此番调查,我们只见到了5对。此外,我们还采用了另外一种间接估算方法:在以往的野外考察中,阿穆尔隼与红隼的遇见率之比大致为10比1,2013年我们在鄂尔多斯东部荒漠湖泊群考察时,这一比例降至约4比l。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