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行的点评


□ 周国平

  我自己只是散文的一个业余作者,与文学评论更是不沾边,让我来点评,大约是要听一听外行的意见。外行的意见,不妨姑妄说之听之,说者听者都放松。
  《病隙碎笔》是史铁生患了双肾功能衰竭之后的新作,共六章,参评和获奖的是其中第六章。我读过全文,就实际写作过程说,它确是疾病间隙的零碎笔录,就作品本身说,却丝毫不让人感到病和碎,呈现在我面前的仍是一个健康灵魂的完整的思考。在这部作品中,作者那种无师自通的哲学悟性更加成熟,我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智慧和信仰的本来状态。在第六章中,作者涉及了一个他以往作品中很少涉及的话题——法律,通过讨论平等与平均、尿毒症患者的生的权利、安乐死诸现实问题,深入浅出地阐明了法律以神命为根据的道理。我在此处又一次感到惊讶,法律哲学的复杂命题,包括法律下的自由,成文法以自然法为依据,他都凭借自己的悟性达到了,并使之直接显现为简单明了的真理。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作者的悟性已经引他走到了多么远。
  我以前没有读过刘燕燕的作品,《谁是我们的敌人?》是第一篇。一万字左右的长文,我读得毫不费力。一个三十二岁的不怎么出名的女作家要向我们倾诉她的人生经历了,面对她岂非需要一点勇气和耐心?可是我发现我的紧张纯属多余。我眼前放映的这些镜头好像是信手拈来的,其实剪辑得很好,画外音也相当精辟。往事生动而个性化,但人们能从中看到自己所熟悉却未必去细想的时代及其变迁。叙述的语气轻松自由,漫不经心地道出了肺腑之言。在自嘲和反讽的背后,有严肃的自省和反思,更有对自省和反思的结论的质疑。成长有数不清的敌人,永远不可能把敌人消灭光,所以,严格说来,我们永远不可能摆脱成长。出路何在?“我写作,因为生活不完美。所以我不怕我们的敌人,因为我们已经和我们的敌人拥抱在一起,不分彼此。”十分精彩。写作是和敌人——生活中的一切不完美以及生活本身的不完美——斗争与和解的方式。
  王雁的《鼓神》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陕西某地的一个民俗场景,修辞丰富,很有气势。对人物出场烘托得好,以壮汉烘托老头的瘦弱邋遢,以老头的外形烘托他的鼓神之威,给人印象强烈。文章的题材和技法皆是传统的,有人誉为主旋律,应非戏言。
  写名人不好写,容易雷同,容易献媚,张曼菱的《我心中的季羡林》似无此毛病。通篇是赞美,但你仍感到亲切,因为作者的感情是真挚的,取材是有根据的,观察也是细致入微的。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一个生活中的季先生,我觉得比媒体上的可敬可爱。
  游子写故乡是常见的题材,易落俗套,朱琦的《故乡黄河中原》却给人清新之感。全文三节,视角各异。第一节写童年记忆,黄泛之灾不掩童趣,当年的泛滥又衬托出今日断流的触目惊心。第二节写历史,脉络清晰,繁简得当,把中原的兴衰描写得很生动,没有书卷气。第三节以杨二爷的个案为由头,揭示中原衰败的根源在于封闭保守,透露出在开放时代中原复兴的希望。可以看出,布局颇具匠心。
  刘嘉陵的《我的教唱生涯》用教人唱歌这样的小事情为线索,讲述时代变迁和人生经历,算得别开生面。叙述绘声绘色,不乏风趣。
  徐迅的《一个人的河流》举重若轻地描写了一个平凡而特别的人,传达了一个朴素而深刻的真理。首尾呼应好,皆由河及人,似在写人与河的关系,其实蕴涵着人生的道理。文字也好,简洁、隽永、老到。
  好了,打住吧,再写下去该八股连篇了。但我不能不提一下那一篇未入等级的征文,读吕义国的《重读父亲》时,我受了感动。看见父亲大病时的软弱,作者震惊了,回忆起了父亲过去遭强权欺凌时的沉默,他一直恨父亲太懦弱,现在却读出了这貌似懦弱背后的隐忍,和隐忍背后的坚强。我曾在农村工作过多年,我知道作者所刻画的这个农民父亲的形象有多么真实。
  读一篇散文时,我首先寻找的是独特——不论思想、感觉、眼光、表达,有一样独特就行,如果找不到,我对它就不感兴趣了。独特的东西是真正属于作者自己的,不是重复别人而别人也无法重复,能一下子把人击中。这样被击中是多么愉快的经历啊,可惜这样的作品还是太少了。我不擅长也不喜欢从语文学角度讲评文章,做语文老师肯定不合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