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邪


  

  文/申平

  小时在农村,经常听到人中邪的故事。中邪的人一般都是身体稍差的妇女,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倒地抽搐:口吐白沫,然后就开始又笑又唱,胡说八道。

  有时她们说话的声音,会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说的事情也离奇古怪。每到这时,就要请村上有经验的人前去“拿邪”了。

  “拿邪”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要给中邪的人戴上毛驴干活儿时套在脖子上的套包子,或是往她的脸上涂黑狗血,然后就拿一枚针,在她的身上寻找。

  发现什么地方在突突突地跳,一针扎下去,便把邪灵扎住了。接着就逼问她(它),你是谁?住在哪里?为什么要前来害人?

  这时,那邪灵就开始坦白交代了: “我是白仙,家住悠荡山,是你们家的谁谁谁惹了我,所以前来报仇。”这边的针继续扎着,外边的人就开始到处寻找所谓“悠荡山”。

  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忽然一抬头,看见屋檐下挂着一个料斗子。搭梯子上去一看,嚯,一只大白兔子正四脚朝天地躺在里面乱动。

  一棍打去,兔子死了,里头的人立即好了。还有的邪灵并不需要捉拿,她(它)只怕一个人,中邪的女人无论闹得多么厉害,只要这个人一出现,她就会立即恢复常态。

  据说邪灵除了白仙以外,还有黄仙(黄鼠狼)、长仙(蛇)和狐仙,反正都是些存活多年、成精成怪的动物。这些动物似乎对人间的事情一清二楚,它们甚至可以说出死去多年的人的名字,说出许多人的隐私,因此十分可怕。

  不过以上所言,俱是道听途说,并非我亲眼所见。我只亲眼看到过一个人中邪,到现在想来还觉回味无穷。

  那时候,我刚十来岁,正读小学。记得一天,村上“大纱帽”家娶媳妇,热闹非凡。晚上闹洞房的时候,更是人头攒动。我们这些小屁孩夹在人缝里,一心想看看新娘子的长相。

  听大人说,新娘子是邻村的谢秀花,是个天仙般的女子。此时她正蒙着红盖头,盘腿在炕头上坐着。

  众人正要上前嬉闹,不想那新娘突然将红盖头一把扯下,一个蹿高从炕上跳起来,拍手击掌,又哭又唱,随后又开口大骂起所有的人来。她骂人的句子极其肮脏,绝不该出自新娘之口。

  新娘中邪了!在新婚之夜中邪了!新郎一家人手忙脚乱,现场一片哗然。最后还是在大队当干部的“大纱帽”有主意,他一面疏散人群,一面请有经验的人上前“拿邪”。

  “拿邪”的人要给她戴套包子,不想新娘力气大得惊人,好几个人都按她不住。最后勉强把她按住,却找不到她身上突突跳的地方。正在疑惑,新娘忽然用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了: “你们不用费事了,我是南山上得道多年的白仙,你们谁都治不了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