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韩国的大片战略


□ 少 彤

韩国的大片战略
少 彤

  韩国大片意识的觉醒与本土工业逐渐放弃贸易保护主义有关。
  
  民族之殇的演进
  
  2004年,《太极旗飘扬》在韩国上映后得到了观众空前的热情追捧。影片以朝鲜战争为背景,书写了一曲骨肉决绝的暴力挽歌,浸透了死人的倒影和血腥的颜色。影片中,张东健饰演的镇太和弟弟不幸同时被征调入伍,为了保全弟弟,镇太不惜主动请缨,只希望能赢得一枚军功章让弟弟复员。于是,他从一名热爱生命的小鞋匠逐渐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而当未婚妻英善被诬蔑为奸细处决后,镇太又毅然决然地倒戈相向,将刺刀对准了昔日的战友……
韩国的大片战略图片1
  《太极旗飘扬》中的战争场面固然磅礴惨烈,而那一个个在战争中被扭曲的灵魂,更令人哀婉而感伤。记得一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韩国老兵曾回忆说:“战争爆发时我们都没文化,部队选的都是我们这种大老粗,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死就死,让上就上,就是这样保卫了国家,但是现实太令人难过了。”虽然其间评论界也有人批评镇太的形象过于“神话”,但不管怎样,《太极旗飘扬》作为“历史上最有利可图的影片”被铭刻到影史之柱上,
  静静地等待着新的记录的诞生。
  更重要的是,韩国人在触摸到那段无法回避的民族痛楚后,近乎偏执的爱国情感得到了又一次实实在在地迸发。而电影制作者也在尝到甜头后,进而将目光觊觎于下一个“民族热点”上。不是么?细细想来,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韩国大片大多采用了相当的笔墨去展现朝鲜半岛所遭受的外辱内患。从1999年的《生死谍变》,到后来的《共同警备区》《双重间谍》《2009:失落的记忆》《实尾岛风云》《台风》。可以说,韩国人强烈的民族意识已经成为支撑本土电影业的重要资本。而2006年《汉江怪物》的票房成功,算得是在“战争大片”的模式外开创了新的科幻类型模式。但即使如此,韩国大片中的民族情绪却始终挥之不去,并成为促进影片商业宣传的有效催化剂。
  
  掉转枪口向美邦
  
  韩国大片意识的觉醒与本土工业逐渐放弃贸易保护主义有关。当面对美国人承诺的“最惠国待遇”和加入WTO的诱惑,韩国政府没有更好的选择。20世纪80年代,进口商除非附带拍摄韩国电影,否则无法得到电影进口许可证。这一法规在1985年被废止,取而代之的是新的《电影法》。结果,影片的进口数大增,从1985年的27部飚升至1986年的50部。1987年7月1日,在这部法令的修正案中,更允许外国公司可以脱离合资生产而直接在韩国境内制作、发行影片。于是,在1987年到1988年间,引进的影片数由84部跃至175部。到1990年,进口电影占据了90%的韩国国内票房。正是这段时间,“大片”一词开始频频出现在报端。

  90年代初,韩国电影工业感觉到好莱坞的强大压力后,通过“配额制(Screen quota)”放映的影片成为了本土电影“惟一的屏障”。这种配额电影虽然不用进口,但必须宣传推广才有人看。到1996年,每年中有106天(最高时为165天)必须放映本土电影。美国为了消除韩国这一保护条令,在1998年到1999年韩国欲加入世贸组织之际,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谈判。起初,韩国政府已经表示退让。但是消息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大批电影人削光头发,在大使馆面前静坐,甚至开展绝食示威反对配额制的终止。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后来出现在曹杰洪1999年拍摄的纪录片《射日:韩国保卫配额制的斗争》中。韩国电影界的元老林权泽对此也慷慨声言:“为了保卫韩国电影,我们甚至可以去死。”
  正是在这种民族情绪下,韩国大片复苏了本土电影工业。当还没有中国影片能够接近《泰坦尼克》(1997)在中国创下的3.6亿元人民币票房的时候,《泰坦尼克》在韩国的观众纪录470万人次很快便被1999年本土动作大片《生死谍变》打破,它吸引了大约576万人次的观众走进电影院,超过本土电影平均观众人数的20倍。同时,《生死谍变》也被哥伦比亚公司购买,成功打入美国市场。2000年,这一纪录很快又被动作片《共同警备区》刷新。这些高预算的韩国影片制作精良,目标直指市场。因此,在1993年韩国电影市场份额跌至15.9%之后,1999年这一数字则已上升至35.8%,2000年为32.8%。作为除法国以外国内票房份额最高的占有者,韩国配额制实际上已经意义不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