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私奔(小说)


□ 黎 晗

私奔(小说)
黎 晗

  一
  
  “你真的要回去?”
  “就几天。”
  “要不,周末我陪你回去?”
  “你陪我回去干吗?我又不是小孩子。”
  父亲走后,李雪莲问我,阿爸回去干吗?我说,“我不知道。你总不能让他都不回去吧?”“你怎么这样说话?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围庄不演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节日,他跑回去干吗?”“会不会又想阿妈了?”李雪莲忧心忡忡地说道。李雪莲皱起了眉头,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我很讨厌李雪莲皱眉头,我跟她说了好几次,没事就不要乱皱眉头,“你一皱眉头,我这心里就闷,就慌张。”李雪莲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没有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是你心里有毛病吧?”我懒得跟她争辩,但我知道李雪莲的脸一转过去,她的眉头肯定又会皱成一团。好几次我真想跳到她的跟前,用什么东西,洗厕所的刷子、千斤顶、打火机,随便用什么,只要我手里有个东西,我一定要把她的眉头清除掉,清到没有眉头。如果清除不干净,我就把那个部位、那个区域全部搞掉,我宁愿我的老婆李雪莲没有眉毛,也不愿她天天皱着眉头。
  但我始终没有动手,我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李雪莲的眉头那么让人讨厌!
  原因很简单,一切只因为李雪莲对我的父亲,也就是我们用“阿爸”称呼的那个老人很不错。李雪莲不嫌弃她的公公,尽管那个老头很脏,不懂卫生,乱抽烟,情绪低落,而且有漫长的酗酒历史。这些李雪莲都认了,李雪莲比我们城市其他儿媳妇要好一百倍的是,她不仅从心理上不嫌弃公公,在理性上她还有清醒的认识。“当我选择了你,就选择了你身上、你周围的一切。”这句话原来是我说的,在两年前我母亲去世前夕。当时李雪莲被我甩了一巴掌,这是李雪莲嫁为人妇以来最丢脸的一次。伴随这个巴掌的还有那句简单但颇具哲理的训斥。李雪莲对待公公的态度很积极,她买衣服给公公,每逢换季就买,有外套,有内衣。衣服买回家,试穿不合身,她还要跑回店里去换。但李雪莲给我父亲买衣服不是没条件的,她要求他夏秋每天洗一回澡,冬春至少三天洗一回。洗完澡,好的衣服交给她亲自手洗,差一点的,让洗衣机吱呀吱呀地一遍遍搓洗。李雪莲在改造我的父亲,她想方设法让我父亲变得干净、乐观和像个城里人。每回听到洗衣机吱呀吱呀地响,我就有个幻觉,好像那里头反复搓洗的不是我老父的脏衣服,而是他出了问题的脑袋瓜。其他生活习惯方面,李雪莲使用的手段一样,她给公公买成条的好烟,但规定只能在阳台抽;在有关喝酒这件事上,她比我还宽容。我的意见是,既然父亲来到我们身边,就必须适应这里的生活习惯,而在这里从来都没人可以那样酗酒。“阿爸你必须把酒戒掉!你说这城里兵荒马乱的,你乱喝酒我们怎么办?”在当初要接他来时,我对他颇为严厉地说道。听罢这话,原来下定决心要离开围庄这个伤心地的父亲变了脸。“这么说,你还是要对我提条件了?喝酒又怎么了?你们要是觉得我去会添麻烦,甚至会丢你们的脸,我就不去了!”我的脑袋轰地大了起来,一团火在胸腔里扑扑烧着。他怎么变得像个无赖啊?自从母亲去世后,他没有一天像个父亲,好像母亲去世的痛苦是他个人的,我们就一点都没事,籍此他就可以胡作非为!我的火直烧了到嗓门口,李雪莲却及时表态道,“怎么可以一下子戒掉呢!书上不是说了吗,抽烟喝酒上瘾的的人,要是突然戒掉,都会出毛病的!”“阿爸你别听他的,他这人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走极端。你就喝,我支持你!”听完李雪莲的话,我的老父亲灰了一年的脸第一回出现了亮色,眼角还偷偷冒出了几丝泪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