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地震乱



  这是一个被疾病和战乱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国家,这是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饥荒、飓风、内战,甚至艾滋冰,让海地人民始终被苦难所奴役。
  就在海地人刚刚有一些重建新社会的乐观情绪,2010年1月12日,这个加勒比海小国再次遭受灭顶之灾,7.3级,这个200年来最强的地震,让海地彻底毁灭。
  20万,50万,死亡人数尚无定论,人间悲剧已在上演。在灾情最严重的海地首都太子港,地震让尸骨成堆,也催生绝望之下的暴戾,在经历没电、没水又缺衣少食的黑夜后,抢劫骚乱开始爆发,绝望情绪正在这个人间地狱里蔓延。
  “1月12日16时50分左右,还有10分钟,一天的工作即将过去,我在办公室里参加完电话会议,然后撰写报告,并不时与骚扰我们的加勒比蚊子作战斗……突然,脚下出现轻微的晃动,瞬间又变成剧烈的摇晃。大地以远超过我经历过的幅度震颤,我冲向门口,却被倒塌的—堵端堵住了去路。”
  即使震后的第6天,全球著名NGO组织——乐施会工作人员海伦·霍金,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对于地震发生的那瞬间,依旧惊悸不已。
  36岁的海伦,来自英国的德比郡,2009年7月底,她开始驻海地从事飓风灾后重建工作。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海伦迅速躲到桌子底下,双手向上撑住桌面以保护自己的头部,希望这张桌子能顶住两层楼倒塌的压力。
  好在,大地撕裂很快停止,地动山摇之后,带着满头灰尘,惊魂未定的海伦挣扎着从碎石堆中爬出来,跑到外面的街道上。
  此时,美国等地震监测网监测到,海地时间2010年1月12日下午4时53分(北京时间13日5时53分),海地,这个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遭遇了200年最强地震的袭击。震级为7.3级,震中距离海地首都太子港西部只有16公里。
  “人们冲到街上,脸上写满惊恐,有的在哭泣,有的只是沉默,有的捂着流血的伤口,眼神充满绝望。”现场清点人数,海伦发现一位同事被埋在瓦砾下。海伦和同事们将解救出来,放在一片门板上扛着送往最近的医院,但不幸的是,这名被埋的同事最终没能醒来。
  汽车被遗弃街头,无人收殓的尸体横亘在路边,道路被倒塌的墙壁、建筑、电线杆以及损毁的车辆占据,无法通行。从祈祷、哭泣甚至歇斯底里的人群中,海伦回家的路格外漫长,“在断壁残垣的太子港,一声声凄厉的叫声,不时在上空回响着。”
  海地,这个面积不足3万平方公里的加勒比海岛国,成为动荡与战争的代名词。作为首都的太子港,十几年来更是目睹了发生在这个国家的风云变幻,而此次地震,比起之前飓风、内战、贫穷,更是将海地人最后的希望彻底击碎。
  在灾后的数天里,海伦和她的同事们,一步步望着首都太子港陷入瘫痪:政府机关、学校、医院、监狱纷纷倒塌;数万人死亡,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救灾进展缓慢,遇难者暴尸街头;黑帮控制街区,大量灾民逃亡……
  海地电台著名主播人佩德雷说:海地人已失去所有希望。“内战继而飓风,今天又轮到地震,惨剧总是降临我们这个可怜的国家。我们要如何熬过一场又一场丧礼?如何亲手埋葬我们的兄弟姊妹?”
  
  死亡之城
  
  “今天我们在晨光中回到办公室,我们经过街头那家倒塌的医院,经过那些受伤的人们,他们被亲人放在门板、毯子,或者任何可以作为临时担架的东西上,送往医疗设施求助。”海伦·霍金在1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
  在大街上,海伦和同事们来来回回走了6趟,每次都会出现新的尸体,一些用布单覆盖,另一些僵硬扭曲,淹没在同样覆盖这城市的尘土中。距地震发生一天之后,人们仍然无法知晓具体伤亡字数,太多的人被埋在地下,无法做统计。
  多位海地官员向媒体表示,死亡人数可能超过十万。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联合国驻海地的新闻发言人文森佐·普格里斯表示,地震震毁了包括总统府在内的多处政府建筑,学校、医院、监狱也纷纷倒塌,“死伤巨大,数万,或数十万的人已经流离失所。”
  殓尸人员只能把街上的尸体抬上车,载往坟场丢下乱葬岗,几乎每5分钟便有一架运尸车驶到坟场,希望好好安葬已变成奢侈的愿望。海伦看到,一个女孩发现,父亲的尸首被抛进乱葬岗,与大堆尸体叠在一起,顿时情绪失控,“这是我的爸爸,我亲爱的爸爸!”女孩声泪俱下地呼喊,直至晕倒。
分享:
 
更多关于“海地震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