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八哥发言


□ 北 北

一个因车祸丧父的孩子,受人资助上学后又介入到资助者张三的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张三家中养了一只名为安妮的八哥,由此他就和这似乎有了心理感应的鸟儿呼应在了一起。在孩子的想像中,他老爸似乎总还活着,只是肇事的汽车以不同的方式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张三在门外举着手,用中指节叩着,一下,又一下。他叫道,孩子,起来!
我不是他的孩子。但我得听他的话。我先应了他,声音从黏糊苦涩的管道中歪歪扭扭出发,跋涉到嘴巴上,居然变成鸽哨般脆亮。来了!
眼皮快死掉了,重重地盖着,我搬不动它。来了来了!穿着衣服,眼还是闭着。困啊,下半夜两点才躺下,六点,张三要出去晨练了,他把我叫起,让我跟去。
一群老人。有些人的年纪看上去跟我老爸差不多,正不甘心地向五十岁靠近,在我看来,就是老人了。我就曾对老爸说过你这老同志!老爸呵呵呵大笑,他说老了老了我老了。
空气很好。只有在清晨,在公园里才有这么好的空气。我本来对空气没有要求,来张三家之前,空气这个词都没在我脑里停顿过。电视每晚天气预报,都提到空气质量:优,良,差。刚开始我挺惊讶,想起冯老师的红笔,想起成绩单。明明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非得给它们评分,谁吃这么饱了?而且,优的日子跟差的日子,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同。都一样啊,抽抽鼻子,一模一样。连天空的颜色都差不多。为什么?我问老爸。老爸手指戳到我额上,好像额上停着一只蚊子。他说,你看看,不读书就是不行嘛。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哈,我书都没你读得多哩。
老爸就是这样,他书还没我读得多,但他不脸红。报纸上不断有报道,哪里哪里,父母下岗,幡然悔悟,变本加厉,逼儿女成才。我可没碰上这样的长辈。我老爸自己不读书,他心安理得,所以也没逼我读书。在他被车撞倒之前,还老觉得我可怜。他说,现在的孩子,现在的孩子!他眉头都皱起来了,通常他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他脸上的纹路都是往上翘起的,比赵本山还喜气。现在的孩子都是什么孩子啊!他还要继续说,口气里可以听出几分后怕了,他在为自己庆幸哩。他做学生时,读书才是傻瓜哩,玩啊,什么乐子没玩过?哪像现在的孩子一天到晚上课、作业,作业、上课,都跟机器似的。考不好,家里人还没说你,老师脸就臭得跟一堆大便似的。比如冯老师会心疼平均分被拉下来了,及格率被拖一截了。现在的孩子,现在的孩子!能像我老爸这样可怜我们的人太少了,比比尔·盖茨还稀罕。
张三看出问题了,张三认为这是我书读不好的症结所在。
车子从后面撞过来,夜色下,白色的小车,路灯照在上面,车像块奶油蛋糕。老爸闪电般转身,手一捧,嘴一张,啪啪啪,咬着,吞着,奶油沾了一脸,腮帮撑得像汽球。哈,好吃,好吃啊!老爸一边笑一边回家,把吃剩的蛋糕带给我,我也大吃,也大叫好吃,好吃啊。
张三让我去他家。我一开始不肯。别人的家有什么好去的。张三急了,脸红通通的。我从来没跟年纪这么大的人靠近过,我宁可靠近猫和鼠、龟与兔、老虎跟大象。其他人至少还有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可是我,我没有。我一出生就只看到两张脸,老爸和老妈。很快,就仅剩下一张了,老妈那张,像纸片一样,被风一刮,突然没了踪影。......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八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