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火


□ 少 鸿

  1

  阳光越过禾场,爬到阶基上来了。李娟从堂屋搬出那把竹躺椅,搁在阶基上,再从房中抱出婆婆,放在躺椅里,让她晒太阳。婆婆瘫了之后特别沉,她双臂像要断了。竹躺椅吱嘎作响,似乎也被压疼了。她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甩了甩手。这时,禾场篱笆外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婆婆眼尖,说:“李娟,黄小田来了。”

  她瞟了一眼,果然是黄小田。

  婆婆又说:“他是来找你的,可是他不会过来的,他怕我。”

  她就望着篱笆外的人,黄小田的那张脸对着她仰了仰,像是有话要说,但他终于没说,默默地看了看她,转身走了。他的身影悄然沉没在篱笆后面。

  “你不去找他?”婆婆问。

  “我找他干嘛?”她没好气地瞥婆婆一眼,拍拍袖子,“他有屁就会放的,我还得喂猪,还得给你洗床单。几十岁了,屙尿都不晓得叫一声。”

  “你不晓得我半边身子是木的?”婆婆拿尖锐的眼光戳她一下。

  李娟懒得说话了,转身到厨房,盛了一桶猪潲,提到猪栏边,倒进猪食盆中。猪摇晃着脑壳,吧唧吧唧吃得很欢。猪饲料越来越贵,养猪赚不了几个钱,待这头猪出栏,就不想再养了。她看着猪,眼前却出现了黄小田的影子。她于是像扑打蚊子一样挥了一下手。然后,她踅身到婆婆的卧室,拿出尿湿的床单,再找到半包洗衣粉,用铁皮桶提了,出了门,往溪里去。

  下阶基时婆婆冲着她的背说:“就到屋里洗嘛,水省得了几个钱?”

  “省几个是几个。”

  她越过禾场,往坡下走。婆婆的眼光粘在她背上,像一根丝,被她拉得越来越长,直到被篱笆截断。阳光像一条舌子,温温地舔着她的脸,很舒服。微风里有泥土、金银花和牛粪的味道,熏得她周身发热。

  沿着小路到了溪边,她在石礅上蹲下,将床单在浅浅的溪水里泡湿,然后用力摆了几下。水波荡漾,粼粼闪闪。潭面上闪出一个人影。她就是冲这个人影来的,但它出现了,她却装着没看见,兀自将床单收拢,塞进铁桶,洒上洗衣粉,让它泡上几分钟。她卷起裤脚,脱了鞋,却不下水,坐下来,双手抱着膝盖,不声不响地,望着溪水里五颜六色的卵石出神。或者说,做出出神的样子。

  她等着那个人影过来,与她说话。

  有牛在远处哞的一声叫,回声飘落在溪沟里。人影趟着水,从对岸走来,水花在光滑的腿杆上溅开。她仍坐着不动,直到一只手伸在面前,手心里躺着一只墨黑的手机,才抬头瞟了黄小田一眼:“什么意思?”

  “给你用,方便联系。”

  “不方便用,我娘耳尖得很。”她扭过头。

  “总有用得上的时候,不方便打就发短信。”

  “谁让你花这个冤枉钱?”她将一只赤脚伸进铁桶,使劲踩床单。

  “没花钱,昨晚打牌赢的。保伢子手气不好,拿不出现钱,就用手机抵了。我帮你买了张一百元的手机卡。”黄小田将手机塞进她裤口袋里,四下看了看,欲言又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