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闺


□ 付秀莹

  吃过晚饭,双月歪在被垛上就不想动窝了。她半闭着眼睛,听着男人毛手毛脚地收拾碗 筷。双月爱干净,通常,她不让男人干这活儿,男人就是男人,手粗,脚笨,干了也入不了 她的眼。可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男人刚回来。
  算起来,男人走了小半年了。那时候,刚收完秋,紧接着是种麦子,种上麦子,男人们就又 该走了。对于男人的走,双月并没有想太多。谁家男人不走呢,谁家男人不走,媳妇还要闹 呢。男人去大地方闯荡,挣钱,见世面,这才是男人嘛。双月给男人赶着做了一床棉被,一 双棉鞋,又准备了几件换洗的衣裳,把两个蛇皮袋子塞得满满当当。临走那天,双月包了饺 子。上马饺子下马面,这个时候双月一定要讲这个老理儿。洗涮完了,双月把晾凉的饺子一 只一只搛进塑料袋里,准备让男人带走。男人看着双月磨磨蹭蹭地上不了床,忽然就火了, 说你过来。双月听出了男人声音的不一般,吃了一惊,一个肥嘟嘟的饺子掉在地上,阿黄一 下子来了精神,妙呜一声扑上去,逮住了。这个时候双月也像一只饺子一样被男人擒住了。 那天夜里男人似乎格外卖力气,像不知疲倦的骡子,不厌其烦地耕着自家的地,一遍又一遍 ,直到双月人都软了,化了,再也拾不起个儿来了。
  后来双月就老想着这个夜里的事,想着想着心里就火烧火燎的,这时候她就在心里骂自家的 男人,骂这个狠心的,没良心的,骂着骂着她就骂出声来了,把阿黄吓得一支楞一支楞,瞅 个空子夹着尾巴躲清静去了。双月的骂失去了听众,就拿起一团毛线去了棉花家。
  棉花家在双月家房子后面。两家男人是一块走的,听说去的是一个地方,这让留在家里的两 个女人一下子亲近起来。其实,双月心里是看不上棉花的。棉花人懒,邋遢,油瓶倒了都不 扶,新盖的房子倒宽敞,硬是找不到下脚的地方。地里都闹草荒了,才慌忙找个人没日没夜 地薅几天。在村子里,找人干活也不是白干,一亩地,几块,一圈粪,几块,一车土,几块 ,都是有规矩的。这不比从前。从前,乡里乡亲,街坊邻居,谁给谁搭把手,常事儿,哪像 如今。
  棉花家的院子里有一棵老槐树,树阴下面的笸箩里晾着些豇豆,几只鸡围着笸箩转来转去, 想吃,又下不去嘴。双月喊了一声棉花,就撩开帘子进了屋。电视开着,棉花正歪在床上睡 觉。双月就走过去摸了一把她的奶,说你个懒娘们,男人回来了还睡。棉花一下子就醒过来 ,揉着眼睛说我还当是谁。双月就坏坏地笑了,说想男人都想疯了吧。棉花红了脸,说谁像 你,缠在男人裤腰带上了。双月就扑上去撕她的嘴,一边骂着假正经的。两个人笑着扯作一 团。棉花问她有啥事,双月说也没啥,串个门子说说话。棉花就笑了,说糊弄人,屁股门里 肯定憋着蛋。双月叹口气说昨天晚上看了个电视剧,心里慌得紧。双月把昨晚的电视剧讲了 讲,说你说如今的男人都怎么啦,吃着锅里的,瞅着碗里的。棉花说那是电视,瞎编的,你 也信。双月说瞎编的咋编得这么像,我把眼睛都哭肿了,真想闯进电视里把那个野女人给撕 烂了。棉花说看你这副母夜叉的恶神样,谁还敢碰你家男人。双月说那才好。棉花找了个发 卡把头发收拾起来,一边说,话是这么说,这隔山隔水的,人都摸不到,在外面怎样,谁敢 说。双月听了这话心里格登一下子,觉着棉花戳到了她的心窝子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