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文章的开头


□ 田中禾

好文章的开头
田中禾

我写作有个毛病,找不到开头第一句就没法写。有时候,文章的内容心里清清楚楚,为了找到第一句能憋很多天。另一些时候,要写什么不太清楚,忽然蹦出个好句子,这篇文章就有了。第一句话像灵感的阀门、写作的突破口,找到一个精彩开头,哗一下,好情绪涌泉一样流出来,文章就出来了。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是鲁迅《秋夜》的开头,现在有很多年轻人摹仿。这样调侃的怪话,让你在一笑之后马上进入了一个幽思的境界。如果他把这句话写成“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枣树。”就平淡了,没味道了。他这种怪怪的叙述,跳出了常人说话的习惯,显出了与众不同。
幸福的家庭都有相似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尔斯泰用这样的警句开始他的《安娜•卡列尼娜》。短短的一句话凝聚了作家对生活的发现、思考,既幽默,又有哲理,一下子把人震了。
我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开头是:“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句话也成了概括中国历史的经典。
比起用怪句、警句开头,以写景开头要容易些,读起来也不费力。
“出城一条河,过河西走,坝脚下有一簇竹林,竹林里露出一重茅屋,茅屋两边都是菜园:十二年前,它们的主人是一个很和气的汉子,大家呼他老程。”这是废名的《竹林的故事》的开头。

“麦列霍夫家的院子,就在村子的尽头。牲口院子的小门朝北,正对着顿河。从绿苔斑斑的石灰岩石头丛中往下坡走八俄丈,便是河沿……”下边接着是大篇幅顿河景色的描写。这是肖洛霍夫的名著《静静的顿河》的开头。
虽然两个开头都写景,对比一下会发现它们的不同:前一篇从全景、远景往近处推,镜头从城外到河边,到坝脚的竹林,再到菜园,最后推出菜园的主人。后一篇从近处往远处推,从主人公麦列霍夫家的院子开始,眼光逐渐放开,推出河岸,推出顿河,最后是顿河两岸辽阔的风景。前一个是聚焦,把我们带近人物;后一个是拉开,让人物带我们走向大背景。手法不同,效果不同,读起来感受也不同。前一篇小家碧玉,后一部大气磅礴。
还有一些写景开头,把时间、地点融进去,让人读了第一句就能马上进入故事。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的夜。(钱钟书《围城》)
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张爱玲《金锁记》)
雪后的东京,比平时更添了几分生气。从富士山顶上吹下来的微风,总凉不了满都男女的白热的心肠。(郁达夫《银灰色的死》)
他们都只用一句话,便把时间、地点、景色写出来,你读了这第一句,就被带进一个特殊年代、特殊环境,感受到特殊的气氛。
沈从文《贵生》的开头是以写人物来写景的:“贵生在溪沟边磨他那把镰刀,锋口磨得亮堂堂的。手试一试刀锋后,又向水里随意砍了几下。”读了这个开头,你的注意力会集中在主人公身上,目光随着他的镰刀落在贵生的行动上,外界的风景成了虚景,你能感觉到,却不再留意它。
还有一些开头是从有特色的民风、民俗写起,渲染出浓郁的氛围,以有趣的风俗引出人物和故事。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这是我们熟悉的《孔乙己》的开头。鲁迅从当地酒店的风俗写起,娓娓地给你介绍不同身份的顾客有什么不同的做派,引出主人公孔乙己,让你觉得这人很特别,不知不觉地被带进了情节。
沈从文的《萧萧》和鲁迅的《孔乙己》开头差不多。《萧萧》的开头写的是乡下人娶亲的场面:“乡下人吹唢呐接媳妇,到了十二月是成天会有的事情。唢呐后面一顶花轿,四个伕子平平稳稳的抬着。轿中人被铜锁锁在里面,虽穿了平时不上过身的体面红绿衣裳,也仍然得荷荷大哭。”他细致地写花轿娶亲的情景,然后笔锋一转,“也有做媳妇不哭的人。萧萧做媳妇就不哭” 。有了开头的铺垫,主人公一登场就显得引人注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