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印花布


□ 言 子

那一年从绝望中走出家门,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我常常渴望着远走他乡,临行前却又有几分担忧。这种担忧有时是莫名其妙的,有淡淡的忧虑、惆怅、茫然。一切远行在没走出家门时都是一个未知数。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心态?要出游了心境反而黯淡?后来我理解了那样的担忧是害怕旅途平庸。一切不期而遇也许都是平庸的,这让一个人的旅行变得乏味;一切不期而遇也许又都是激动人心的,让一个人的旅程刻骨铭心,影响你的一生。我和Y和W的友情就是从那一年的贵阳之行开始的。
从上学那一天起,这一生,不知走过了多少路,都是独来独往,没有人牵手,也没有人的手可以让我牵。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没想着要依赖谁,大事小事都是自己处理,这样的坚韧和承受力是从小养成的。那时父亲在地质队工作,一年回家一次,母亲一个人拖儿带女,我又是家里的老大,很多事情都不能依赖父母,只能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就独自忍耐、承受。就这样,磨炼了自己的忍耐力和承受力。直到长大,直到参加工作,直到结婚离婚养育孩子,这种性格和习惯一直伴随着我,它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财富。生活,其实就是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和承受力,具备了这样的本事,就能走过人生的千山万水。所以,每次我要独自出门,尽管有忧虑、惆怅、茫然,这些都不能改变我的行程,不管在旅途上遇到什么,不管旅途多么平庸,我都将面对。在跨上开往贵阳的列车时,我担忧着这次远行将要遭遇的是不是一些平庸之人。
那是地矿系统的一次笔会。
会议结束的头一天是自由活动,我和Y和W逛了贵阳大大小小的街道,买了一些贵阳的特产。当我们走进一家商场,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布时,我立即就被其中一种最纯粹最朴实最诗意最古典的花布吸引——那是蓝印花布,不是天蓝海蓝,是蓝墨水的蓝底子上印着一些简洁的白花。世界上竟有这般好看、幽雅、朴素的花布,我第一次知道。我对蓝印花布一见钟情,用手抚摸着站在柜台边不想离去;它魅力无穷,我想买一节回家做衣裙,那是一种独特的美丽。我问了价钱,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偏高,又舍不得放弃,犹豫着买还是不买。我知道自己不能乱花钱,处处都需节约每一个铜板,我要负担起养育女儿的全部责任。我站在柜台前,看着蓝印花布犹豫着,既舍不得花钱又不想放弃。她们说走吧。我最终放弃了,跟着她们离开了柜台,眼睛却没有离开蓝印花布,回过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就像和一个心心相印的情人告别。W看到了我对蓝印花布的钟爱,她说,言子还放不下蓝印花布。她们都没有劝我买,她们对蓝印花布没有兴趣,只有我突然间与它相遇时对它一见钟情、依依不舍。后来,后来我们又走进了一个小店,是一个艺术性的手工小店,以蜡染为主,很有民族特色,用蜡染做成的壁挂装饰着小店的墙壁,全是手工制作。最吸引我的还是蓝印花布,虽然同先前看到的蓝印花布相似,但又不同,这匹蓝印花布是手工制作,上面简洁曲折的白花也是手工制作,不是印花,比机械造出来的更精致、美丽、纯粹、高雅。我又问了价钱,要九十多块钱一米。还是舍不得花钱。这成了我的遗憾,直到现在,我都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买下一节手工制作的蓝印花布。
W和Y都不知道我对蓝印花布的心情。
这并不影响我们成为永远的朋友。
W比我和Y的年纪大,但她还是独身,我想她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男朋友。她是一个丰腴、美丽的姑娘,像欧洲人,皮肤白净,有一头天然的金发,双目大大的很有神采。回到各自的城市,我们靠电话联络,我和Y还通信,每年的春节,她们给我寄明信片。后来地矿部不存在,W和我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我和Y同她失去了联系。很多年过去了,我的女儿已经上初中,有一天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到我和Y的电话(我们的电话号码都变过一次)。第二年的暮春,周六的下午,Y来电话告诉我,说W到绵阳出差,要来看我,叫我马上给她打手机。我的电话又变了,想是W和我联系不上,才这样辗转的要Y告诉我。我放下电话拨了她的手机,她已经住进了安县的温泉宾馆。第二天,他们要游览一个风景区,她放弃了,来看我。久别重逢的激动让我们一直滔滔不绝。她不再独身,孩子都四岁了,这是我们离开贵阳后的相见,时光,就这样在我们的忙碌利奔波中流逝。流逝的时光一点也不影响我们的友情。我说,在贵阳时你还是个姑娘,现在有了丈夫有了孩子!她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没变!怎么没变呢?岁月对每一个人都是公正的,即使我在外表上变化不大,内心也是发生了变化的,对生活我越来越从容、平淡了,没有以前的躁动和焦急,不管是悲是喜是苦是乐,我都能平静地面对,我的内心越来越宁静,与世无争。依然有梦想和渴望,但能平静地面对。我在宁静中享受到了生活的乐趣。我谈起了贵阳的蓝印花布,我说没买下是我的遗憾。她说,你还在想蓝印花布?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就是忘不了贵阳的蓝印花布,就像忘不了贵阳之行一样。我们那一拨人大多来自基层,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梦想,这种追求直到现在都伴随着我们,没有放弃。W除了编她的刊物,经常出去采访,我和Y在方格纸上享受着创作的苦与乐,我们都想过要放弃,但都放不下,写作,是和我们的生命连接在一起的,只有在写作时,我们才感到生命的踏实。其余的也没有放弃,贵阳的R调到了一家颇有影响的杂志社任编辑,夏天他和几个朋友去广汉三星堆,凌晨给我挂电话,问我好不好?我说很好。他说你义不跟我联系,你好我就放心了。老朋友一样的关心我,其实我和他只在笔会时见过两次,贵阳是一次,友谊就这样持续到今天,以至将来。我想他们是喝酒喝兴奋了。张掖的朋友后来也调到了兰州,编报纸写稿还出书,我和他有时在QQ上聊几句。这样的友情,就像我喜欢的蓝印花布一样纯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