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有大海苍茫如暮(短篇)


□ 闫文盛

  我们商量好了去看大海,可行期一推再推。他说自己忙,好像永无止境。也难怪,他兼了两份教职,顺便还给表姐的幼儿园打工,每天上下午接送小孩,幸好孩子们都住新源里,否则仅这一项,就会让他忙疯的。余下的一点儿时间,他用来画画。噢,他是画家,生活的全部目标也都在这儿;听说他画得不赖,有人已经在订购他的画。说起画画的事,它们可离我太远了。不过看他忙得昼夜不分,我就知道这碗饭吃起来不易,而且他家里穷,老父亲指靠他买了房子,他自己也买了房子,两边还都贷了款,他一个人来供按揭;幸好他年轻,否则早都累垮了。还是那句话,他可不是随便活着,他的人生,是有大方向的。

  他姓顾,叫树人,他说有个大作家也叫“树人”。他了解一点作家的事,但所知甚少。他只喜欢画画。

  我们同岁,都属马,他比我大几个月,可看面相,他至少比我早生了三年。他至今尚未娶亲,不过已经有了心上人。心上人这个词很好笑,几乎称得上一大发明。他的心上人跟他是同行,这个小他三岁的女娃,我是见过的。我觉得她长得好,可要具体到面貌形容,我是描画不出来的。你知道我为人蠢笨,头一次见面我就盯着那女娃看,一点儿都不知道回避。我很少这样,大约也是因为她太漂亮了。当然.当然,从此以后,我就很少能见到她了。

  这次说好了去看大海,我已经兴奋了好几个星期。我甚至自作主张,把大巴车票都买了,我还想着把他们的返程票也包了,只因囊中羞涩才作罢。这些天,因为害怕老婆发现我动用了小金库,夜里睡觉也忐忑,常常半夜就醒了。有一次刚睁眼,看见老婆不在身边,心里一急就说,你不要动我的东西。老婆从卫生间出来,揉着惺忪的睡眼问我在说什么?我指着地板上的蟑螂,说快踩死它,这小玩意儿,太恶心人了。

  关于蟑螂的事,我早已向你说过多次。不过经过我们积年累月的打击,家里的蟑螂已近绝迹。这一只小黑虫,又是从哪里跑来的呢?

  我打电话给老顾,和他说了说蟑螂。我本来没准备说,这么小的事,他会笑话我的。可说完了大海我意犹未尽,就顺便问起他那里是否有蟑螂。他住在十八层,照理说是没有的。但他问我什么叫蟑螂。我耐心地解释,说是一种黑褐色昆虫,体扁平,能发出臭味。常咬坏衣物,并能传染伤寒、霍乱等疾病。后面这句话,是我从字典上搬来的。字典上还说蟑螂是害虫,有的地方,把它叫蜚蠊。

  这回他听懂了,言辞凿凿地说,没有。怎么会有蟑螂?

  他这么一否认,弄得我更加没面子。我又草草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穿上衣服,准备去上班。老婆过来,问我中午回不回家,我说现在还早呢。她嘟囔着,你别到时候再说。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是星期一,领导估计会到单位看看,果真这样的话,中午我们会小聚一回。但如果领导不来,又有加班的活儿,我就只能在单位附近将就吃一点。只有把这两种情况都排除掉,我才可以回家。回家有什么好呢?无非也就是吃顿饭,饭后睡一觉,赶上老婆心情不好,还得听她的唠叨。而一般情况下,老婆的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唠叨成性。三年前,我们刚认识时她还不是这样。两年前,我们刚结婚时她也不是这样。至于她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个爱唠叨的女人,大概只有天知道。

  骑自行车上班的路上,我还在考虑这些事情来着,以致弄得心情郁郁。到了单位,同事们都来了,单位的二把手也来了,说要大扫除。我忽然感到肚子难受,请了假去买药。药房就在我们楼下。领导的车也已停在我们楼下。我觉得这时候让领导看见不好,赶紧退回到楼道里。想想还是不妥,干脆乘了电梯上楼。刚到五层楼梯口,肚子里就一阵发紧。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卫生间的方向,好像有人在冲我打招呼了,我没有接腔。我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

  从卫生间出来,身上轻松多了。这时老顾打了电话过来,说了要推迟旅游的事。听起来,这狗日的像是不准备去了,却又不肯直接说明,这一下我来火了。他妈的,老子把票都买好了,你怎么这样?大约是我出口不逊激怒了他,他马上回敬:那是你小子的事,你可没征求我的意见啊。你现在还可以问问我,我答应你了吗?

  眼看着心里那点“小九九”要中途流产,不由我不服软。盛极而衰,佼佼者易折,这是必然真理。我说老顾啊,刚才的话算我没说,你看好不好?

  老顾不依不饶:不是看在同学多年的情分上,我也不会说你,老实讲,你总是搅得我们大家都不安宁。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估摸着他接下来会说到我半夜里打骚扰电话的事,连忙把话头扯开了:就这样说定了啊,老顾你可不能再反悔。说完不等他回答就主动结束了通话。

  关于那个骚扰电话,是这样的。都怪我们那时太年轻了,雄性荷尔蒙旺盛,每天夜里,我们都到处晃荡消磨时间。我们常去的地方是:北斗星、地球村、金昌盛。这几个地方在我们那里大大有名。原因之一就在于,那年头,需要释放雄性荷尔蒙的人太多了。开始时老顾并不参与这类活动,后来有一次,因为醉了酒,就被我们拉下水了。但他与我不同,说到底,他还是很收敛的一个人,而且他在金钱方面比较小气,那次破费让他几乎悔青了肠子。相对而言,我晃荡的时间太久了,有一天,就出了点事,被抓了。出事的当晚我很恐慌,想来想去只有老顾一个人可以求助。那时夜已深,大概在凌晨两点,所以电话铃响的时候,老顾正在酣睡。他被惊醒后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骂得我几乎都要放弃自己的初衷了。不过,好在老顾念旧,还是带了三千块钱把我从里面领出来了。后来嘛,我当然把钱还他了。但这事在老顾这里一直没有过去,他把这次骚扰重新命名,称做“午夜凶铃”。他每次生我的气都会当面抖落这件馊事。我都被他弄怕了。

分享:
 
更多关于“只有大海苍茫如暮(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