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与颂歌(组诗)


□ 安澜

安澜

屈原:一封至今无法送达的家书

1

五月,我看见

泪罗江里一块满脸泪水的石头

怀抱着《离骚》、《九歌》、《天问》、《招魂》

这些孤儿

——走在祖国的山水之上

在宁死不屈的汉字里

身后跟着踉跄的风

2

一棵,两棵,三棵

千百万棵眼含泪水的艾草

是我的苦命的诗兄

用光了两千多年光阴的银子

只剩下摇摇晃晃

细高挑的瘦身子了

却决绝地

于门楣之上,于屋檐之下

手提着招魂的葫芦

不是为了祭奠,是想喊回

骨头里的真相

3

柴火一样热烈,爱着自己祖国的人

血管里流淌的是扑不灭的火焰

他的心口窝上起伏的

是十万里加急的红心一颗

悲怅的膝盖下

是《离骚》那盏破碎的仰天长叹的灯盏

高挂岌岌可危的谗言的风口上

我想让时光止步,急转身

抢救回纵身跳进汨罗江里的那块

宁死不屈的愤怒的石头

让它对着百万亩月光

大声开口说出真相

让那个救命稻草似的三间大夫

轻轻地

扶起楚国断壁残垣的城墙

然后,命令那些青春的鲜血

重新淌回,每一个战死的兄弟的胸膛

还有,亲人哭瞎的眼睛

也要还以光明,为彼此的笑容照亮

最后,让五月初五的粽子

背手。平和。悠然自得地

走在唇红齿白的人间

父亲

上了年纪的老屋,耷拉着的屋檐

像断了精气神的眼皮,一次

都没抬起。那张包着白铁皮的木门

仿佛突然就哑巴了。它在盼着

你像一匹识途的老马,从春暖花开里

把自己牵回来,连同你的暴脾气

临走时,你记在台历上的日期

寂寞地落满了灰尘

那些没人翻动的日子,已经

被时间深埋

一盆兰草,在南窗台上

使劲孤独地绿着

一丝不苟地侍弄着自己,打着骨朵

如果你还不回来,它就为自己

刚强地开放

现在,它们与你相隔千里

挨过了白雪皑皑的冬季,牵挂

也开始发芽了。你现在越来越频繁地

领着它们从我的梦里回来

像根本就没离开过一样

那一年的蝴蝶花

它疲倦地栖息在枝头

像我诗歌里的呐喊

渐渐地枯萎

那紫色的翅膀,在风中

无力地抖动了两下

轻轻地转身,仿佛隐忍地离去

我看到心头上的光阴

蓦然间缩短了一截

只有风还在吹着,那随意的样子

把花枝搬弯

又松开。我的疼痛

跟着摇晃了几下

似乎就在刚才,我被一颗泪水

含在颤抖的嘴唇上

晚风轻吹野草

只有这晚风在越来越空旷的

野草花间慈祥地徜徉

那粗粝的晚霞,一脸剑客的豪气 

一寸长一寸断的光阴,在倒影里

渐渐走失

我从一首简短的诗歌里

抽出孤独依旧的灵魂

用有些迟缓,不知所云的

双脚的车轮

走过晚风轻吹的野草花

这时,我看见那些

野草花的脸庞上

爬满了含笑的皱纹

坐在一盏失眠的灯火里

我的诗歌里爬满星星的眼睛

多少文字的睫毛上

挂着回忆的露珠,也挂满相思的泪水

让一朵菊花

迎着寒冷的秋风说出:爱

纷纷回头的落叶

原谅了枝桠上的空旷,和

眼眸中忧愁的火光

从内心的天空下,跑出

一个又一个无法安分的雷声

思念的雨点儿

抽打在,你梦乡的闪电中

怎么也无法从钟表里

牵回走失多年的光阴和青春

就把我蘸满疼吧

像针尖上闪烁着的锋芒

发现

在夏天的火炉里

一个人抱紧内心的冰块

他在沧桑里弯腰劳动,睡眠

从汗水的井中提水,浇灌自己

小心翼翼地扶起曾经的光芒

给走丢的脚印照亮

“看吧,在一条浑浊的大河里

那么些人在搓洗弄脏的灵魂

在龌龊的针尖上

挤满了铤而走险的人”

他端起命运的酒杯

为自己饮鸩止渴

  责任编辑刘云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生命与颂歌(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