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朋友


□ 桃红柳绿

  怜人决定今天谁都不接待,洗身革面一天。从上至下,从外到里,不染风尘。
  上街的时候,怜人没描眉、没擦粉、没涂口红、没穿时装,居家的良家女子一个。像一尘不染的雪花,向菜市场飘去。
  刚飘到菜市场口,一个穿深蓝色中山装的青年男子就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
  妓女就是一个臭鸡蛋,放进另一个蛋壳里照样臭气飘香,扔在哪里都有苍蝇飞过来!
  怜人也只以为后面的男青年也是来买菜的,所以没有一点点防备,继续挑菜与菜贩子讨价还价。妓女挣的钱才是真正的血汗钱,血汗里流淌着屈辱,不能不斤斤计较。
  怜人往租房走的时候,男青年还是跟在她的后面,双手插在裤袋里。怜人回了一次头,瞟了男人一眼。男人一脸苍白,苍白得比雪还要干净。眉清目秀。眼神也是冰清玉洁的。
  男人微微一笑,有些莫名其妙而安静地望着怜人。怜人禁不住扑哧一笑,这男人,好另类!
  怜人掉过头,继续往租房走。男人还跟在她的后面,怜人站住了,回头冷不防地问道,你跟着我干嘛?男人异常冷静地反问道,你说我跟着你干嘛呢?你以为我跟着你干嘛呢?我跟着你能干嘛呢?
  斯斯文文的人如此语出惊人的三问,问得怜人只有哑口无言。怜人两秒钟前还畅快的心一下子像一只树梢上的鸟儿,被猎人一枪击落于地。
  怜人有些闷声闷气而心虚地道,本小姐今天不接客的!
  “接客?!你不接客?什么意思?我是你什么客?”男人哈哈大笑,大为惊讶,面容里确有不知道怜人是妓女的一本正经。
  “那你跟着我干嘛?”怜人逼视着男人。
  “真是贵人啊,我是你曾经的男朋友啊!你不认得我了吗?我们谈过三天的。”男人捉着怜人的目光,试图唤起怜人的记忆。
  怜人确实有过许多男朋友,有的只见过面,有的只谈过几天几月,有的手指都没碰过,有的上过床……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记忆里怎么搜都搜不出来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请你吃过一碗牛肉面,当时牛肉面里有很多辣椒,你还将辣椒全部夹到我碗里来的……你还记不记得,那晚我请你看电影,买了一包瓜子,当时我撕错了口子,瓜子洒了一地……”男人对往事似乎记忆犹新,历历在目,那些瓜子好像就洒在脚边。
  怜人尽管记不起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对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点点记忆却是有些温暖的。从了这个行当以来,男人们离开她的屋子都不认识她的,在街上在公众场合,她若是对他们哪一个笑一下,他们不是躲就是闪的,速度之快,比在她体内射精还要快几千倍,特别是那些高官要职的,似乎她是一只瘟神,看一眼都会传染的!
  难得有个男人记得她与他在一起的种种细节!这种细节宛若缕缕阳光,照着妓女的春天。
  怜人这样想的时候,就真的将男人当作了她曾经的男友。边笑边说之间就将男人带回了租房。
  对于妓女而言,曾经的男友都比嫖客要可亲,要有情些。哪怕只谈过三天。三天也长过三年!
  怜人的租房装饰得很是淡雅而古朴,男人的眼到处溜转,对怜人的巧手赞不绝口。
  怜人的心是有些兴奋的,像久别重逢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哥哥。怜人弄了很多菜,还特地买了几瓶啤酒。
  菜与啤酒全部端上桌以后,怜人跑到厨房去找冷菜的佐料了,桌上的四瓶啤酒被男人全部打开了。
  怜人再回到桌旁时,男人举起了两瓶啤酒,一瓶给自己,另一瓶温情脉脉的递给怜人,为咱们的重逢干杯!
  怜人突然想哭,这个陌生的城市,居然能碰上曾经旧日的男友,将爱摆放在心之外,只有感慨。怜人举起啤酒一饮而尽。男人也举起啤酒一饮而尽。
  俩个人,话从前,话以后,又哭又笑,语无伦次。
  三十分钟后,怜人在男人的询问与要求之下,将自己的金银首饰、存折、现金全部给了男人。
  男人将怜人抱往床上之后,悄悄地扣上了怜人的房门。一缕烟飘了出去。
  怜人一直在床上晕晕乎乎、嘟嘟囔囔、手舞足蹈。
  放了迷惑药的被喝空的那个啤酒瓶,像妓女的身子,空空荡荡躺在地上,闪着迷离的铁锈红红光泽,糜烂而悲咽。
  
  【责任编辑 孙 怡 [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