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羊的女人


□ 冯积岐

  刀子磨好了。羊拴在后院里。女人要杀羊接待西水市财政局的客人。
  女人将三炷香点燃后插进了香炉里。不一刻,房间里的香气便如同羊羔的叫声一般刺目了。女人并不信佛,也从来没有到寺院里朝拜过,她只是每次杀羊前要到那尊佛象前烧香叩拜的。房间里静静的,能听见那番气似乎从脚地从墙壁上从衣柜上从房间的角角落落里向上生长;羊的蹄子在后院里的刨动声不时地扎进房间,如同钢针一样。女人全然不觉。
  走出房间时,女人的面部平静如水,她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涂在墙上的太阳光。春天的阳光像羊羔用嘴嘬进去的嫩草。女人迈着轻盈的步子进了灶房。刀子在案板上,刀子是月牙形的弯刀;刀子小巧玲珑。躺着的刀子显得安详、平静、乖巧,它一点儿也不嚣张、粗野、血腥。女人慢悠悠地拿起了刀子,她一眼也没有看,走到水池跟前,将刀子搁进一只塑料盆子里,打开了水龙头。清水打在刀子上,刀子的气息很刀子,如水花一样四处飞溅。等塑料盆子里的水满了,清水里的刀子便如同影子般蜷在一起了。女人从清水里捞起刀子,将刀子举到嘴跟前。她的鼻子翕动了两下,似乎要将刀子的味道吸进胸腔。她伸出舌尖在刀刃上舔动着,像小学生学着写字似地很率真地一下一下地舔,她将刀子舔了一个半圆形。刀子的味道在女人的舌尖上流动着,那味道淡薄而凉爽,一点儿也不坚挺。女人似乎还不过瘾,她将刀子咬在嘴里,舌尖在刀子上弹动着,女人贪婪地咽了一口,显得比吃肉还香。她的双手浸在塑料盆子里的清水中,她看似在洗手,其实,她在品刀子,渐渐地,刀子的味道醇厚了,绵长了,她似乎品出了刀子的狂放和坚韧,品出了刀子的能耐和野心。女人意味深长地在刀刃子上咂了咂,目光里似乎有了亢奋而满足的神情。她将盆子里的水倒掉,又放了一盆水,第二次将刀子浸在了清水里。女人并没有动手去擦洗刀子。她让刀子在清水里浸泡了一会儿,从清水里捞起了刀子。水珠儿在刀子上挂不住,纷纷向下跌落。女人将刀子挟在了腋下,走出了厨房。那潇洒的模样仿佛一位村干部天黑了大摇大摆地去某个相好家里睡觉。女人的步子很散漫,笑吟吟的。她就这样挟着刀子从前院走进了后院。
  女人是从松陵村嫁到帖木营的。女人个子不高,皮肤白净、细腻,很秀气的模样。到了十七八岁,高中毕业的那一年,她还显得很纤弱。她的胆子也不大,尤其是,一看见男孩儿玩,她就胆寒。那一年,父亲作务了三亩西瓜。吃中午饭时,她替父亲在瓜棚里看瓜。坐在庵棚里,她一看见庵棚外那个小圆桌上的西瓜刀就不由得心跳加快额头冒汗。她小心翼翼地将西瓜刀拿起来,塞在了庵棚里的麦草铺底下。她在庵棚里还是坐不住,她似乎听见刀子在麦草下窃窃私语。她将刀子抽出来,又藏在了西瓜蔓下面,她一抬眼,似乎又看见,刀子在西瓜蔓下挤眉弄眼蠢蠢欲动。于是,她在西瓜地里刨了一个土坑,将刀子埋起来,心里才踏实了。父亲吃毕饭回来,一看,不见了刀子。问她,她从土坑里将刀子刨出来。父亲用粗糙的大手将刀子上的黄土捋了捋,吭地笑了:瓜(傻)女子,这刀子没有啥害怕的。长大了你就知道,刀子是好东西,刀子越利越好。她双眼瞪着父亲,似乎难以理解父亲的话。父亲说,话说回来,刀子再厉害,还是得由人使唤它。父亲说着,刀一飞,空中闪过一道弧线,一个西瓜被劈开了。在松陵村,她也目睹过杀羊的场面。操刀杀羊的是身强力壮的男子汉,杀羊的提着一把柳叶刀笑嘻嘻地走向那只绵羊的时候,羊扑通一声跪下了。杀羊的开始举刀抹羊脖子,在场的女人大都落荒而逃了。她没有跑,背转了身去,把刀落羊死的血腥背在了脊背上。等她转过身来时,绵羊已经四肢不收地躺在地上了。她从未见过女人杀羊,不只是在松陵村,就是在其它村子里,她也没有见过女人杀羊。
  嫁到帖木营,她才知道,全村除过她家和少数几个家庭里是丈夫杀羊,其它几十户人家都是女人杀羊。帖木营是西水市有名气的“民俗村”,全村人都在开羊肉馆子,做羊肉生意。杀羊卖羊肉就像农民种麦割麦一样。为什么是女人杀羊男人不操刀呢?她觉得蹊跷,就问她的嫂嫂,嫂嫂也是杀羊的女人。嫂嫂没有正面回答她,诡秘地一笑:回去问你男人去。晚上,她躺在丈夫的怀里,嗅着丈夫身上的羊膻味儿,问他:你说,为啥,咱村有那么多女人杀羊?丈夫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以为丈夫故意不告诉她,她觉得,这里面必定有奥秘,因此非探究不可,她生气了,背转过身去,将冰冰凉凉的脊背给了丈夫。丈夫用操刀的那只手扳了扳她的肩头,丈夫将她扳平在炕上。丈夫淋漓尽致地温存了她一番之后,无奈地说,咱家又不是你杀羊,我哪里知道呀?她似乎觉得,丈夫说得有道理,就不生气了。隔了几天,她又去问她的弟媳妇,问她为什么要杀羊,不叫弟弟杀?弟媳长得五大三粗,她将杀羊的弯刀向案板上一掷,连声说,男人男人!她的牙齿仿佛要把“男人”咬碎。我的男人熊也不是。弟媳收回了瞪圆的目光,垂下眼对她一睇,叹息了一声,说二嫂,等到有一天,我二哥放下刀子不杀羊了,你就知道,女人家为啥要杀羊。随后,她没有再去问其他的女人。她以为,女人杀羊就是女人杀羊,没有原因。即使有原因,也是不能说出口的忌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