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一趟太行山老区吧


□ 窦海军

  已经过了寻求感官刺激的心境,又不喜欢人群,这使得国庆长假到哪里一游,成了一道难题。解题的方法自然不是在旅游手册里寻觅,而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检索。
  不知是老来怀旧,还是腻烦了眼下的世道,近一段时间,总是忆起小时候从抗日小说、电影中看到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情景。这追忆中有亲切,有留恋,也有反思;有生活情感方面的,有历史政治方面的,也有文艺方面的。现在看来,那是很特殊的一段历史,也是我少年的真实,而且直至今天,我们也没有从根本上跨出这历史的阴凉。
  我们这些“60后”少年时期的阅读是很荒凉的,当时就连《苦菜花》都是禁书,手捧一本头尾不知撕了多少页的《烈火金刚》,那迷狂的劲头毫不亚于当今的“网游少年”。少年的我们虽然也要背诵《毛主席语录》,但我们真正的《圣经》,却是由《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等这些革命文艺作品构成的。当然了,后来拍摄的电影《烈火金刚》不算,那简直是一帮当代的城市人穿了抗日时期的服装在耍闹,时代气息、精神气质都是驴唇不对马嘴,实在是大损了原著的光彩,也毁了我的一个革命浪漫主义的梦。
  这些作品中的情节、人物是永远不能在现实中找到的,但作品中的环境还是能够触摸到的。秦砖汉瓦尚在,只是60多个寒暑,又怎能让那小山村、那老房子、那石头路、那大红枣、那纯朴的笑脸……踪迹全无呢?而寻找、触摸这环境,定会让我这个依稀的怪味儿的梦丰满起来的。走一趟太行山“老区”的想法就这样形成了,而且想着想着,竟然有些激动,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头一天晚上看了中央台、河北台的天气预报,要去的地方是改不了的阴雨天。其实阴雨天也没什么不好,更不能成为此行的阻碍或遗憾。阴雨蒙蒙比阳光灿烂更有诗意,也更与追忆、怀旧的情绪合拍。多年的摄影经验还告诉我,湿漉漉的土地、山石、树木、老房,会一改阳光下的浮躁气质,世界的颜色也会变得沉稳柔润,那味道,就好像忧郁的哲人在思想;浑厚、纯朴、苍凉的太行深处,还会因了这雨,而显示出更加浓郁的母性的温良与默爱,而这些,不正是我此行的精神追求和心理期待吗?看来,这有些凄婉的潇潇秋雨,竟然是此行的“及时雨”了。
  下午从北京出发,第一个晚上宿在保定。当地的老佟问我晚饭想吃什么,当然是本地风味越浓越好,于是,就在以炖菜而著名的“王家大院”就餐。味道还好,只是还不够土,也没有干锅炮小鱼这道能够充分引发思“老区”之幽情的乡土菜。次日早饭,同行者都只吃一个驴肉火烧,很少吃早餐的我却吃了两个,因为我知道,下一顿饭何时吃、在哪儿吃、吃什么,都是说不定的。其实有趣的出游就该多一些“说不定”。我喜欢这样,便与善于计划、编排的人们搞不到一起。其实又何止是旅游呢?如果人生的每一步都是确定的、可预知的,那么生命的魅力和乐趣不是同样会大打折扣吗?未知,往往意味着趣味,意味着激情和希望,甚至是活下去的一种力量。
  老佟说,出保定半小时,顺路有个“柿子沟”,不妨一停。他拍了多年照片,又是我电影学院学摄影的同学,他说停,自然就该停。
  雨歇不晴,满树的黄柿子被半绿半黄的叶子簇拥着;因湿而黑的树干与黄的柿子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使一切关于柿子树的画面变得格外地精神。弯弯的小路,蛇行于起伏无常的山根地带,林中人迹寥寥,静寂而荒野,我们在其间游窜,竟然有了自己是野生动物的感觉。那黄得很晶莹的柿子,如果是软的,摘下来便可就地吃掉,一点都不涩。蹲在瓜地里吃自己选摘的西瓜,倚着柿子树吃“树熟儿”的柿子,与坐在家里吃水果是完全不同的乐趣。后者若是摸着姑娘的手在酒吧调情,前者则是赤条条地滚在了一起。
  老佟说太行山里的花盆村很有味道,是各路画家、摄影家写生、创作的根据地,只是他已经十来年没去了,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我说只要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就行,而且进了山,也一定不会只局限于花盆村的。老佟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近些年,中国的旅游开发成了救穷的好招数,增加了当地人的收入,也毁掉了不少原生态的风景和朴实的民风。上世纪80年代初,没有几个城里人知道野三坡这个地方,它桃花源般的情境,深深地吸引着我们十几位摄影爱好者频频造访。如今的野三坡成了著名的旅游景地,也早已经是风景狼藉、民风刁蛮、钱味弥漫、处处勾栏的另一番景象了。发展经济、破坏环境、精神堕落———谁又能解开这个“中国结”呢!解不开,便想躲。
  花盆村没有成为旅游景点,但还是变化不小。许多村民放弃了山坡上的老房子,搬进了紧邻公路的新居。老佟说从前吃完晚饭便躺在马路上聊天听溪。现在则是运煤的大卡车一辆接着一辆轰鸣而过。村边的小溪不但基本干涸,还堆满了含有大量塑料袋的生活垃圾。好在老房子还在,好在民风还算朴实,好在还有几分“老区”的风韵。我已经很知足了。
  老佟说花盆村有一个叫“二姐”的人物,多少年来,前来写生、拍照、体验生活的城里人都住在她家。我想这样的妇女定是热情好客、能说会道、不乏智慧的样子,搁在早年间,一定是妇救会主任、拥军模范、游击队长之类的角色,并会在革命文艺家的手中大放光芒。任何一个村庄、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这样的风头女人,她们的性格很相近,只是在不同的时代,所做的事情和充当的角色不一样罢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