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将为你而死去(外三篇)


□ 陈蔚文


热了许久的天,终于凉了,站在六楼窗口,风刮过去,忽然有句话蹦进脑子里:我将为你而死去。
许是因为刚看完韩国电影《中毒》,据说,此片创下韩国影院最高上映纪录。剧情其实简单,赛车手弟弟爱上与哥哥深爱的女友。哥哥婚后,在去看弟弟赛车途中因车祸而成植物人,一年后死亡。弟弟同时也在车赛中受伤。之后他佯称哥哥灵魂附身,说出许多与她生活的细节,并且像设计师哥哥那样制作家俱,举办展览。她渐渐相信他就是爱人,相信他的灵魂真附在弟弟身上,遂从伤痛中走出,重新生活与爱。
一次意外,她发现弟弟的秘密:从第一次邂逅她,他就至死不渝地爱上她了,然而,他很快得知,她是哥哥的女友。那些关于她和“他”的细节都是哥哥生前告诉他的。他以“哥哥灵魂”的名义爱着她,掩着当“替身”的痛苦——只要能让他爱。
这爱,就像“中毒”,不能自拨,没有解药,为了爱,心甘情愿。
“我将为你而死去”,这是韩国作家金河仁小说中的一句话。这句话第一次看到,就挟带着一股荒凉的激情,以子弹速度扑面而来。它说出了一种多么决绝的,淡定赴死的爱!无论小说是否担当得了此爱,这句话本身充满美丽的力量。
人海茫茫,萍水相逢,谁为谁——愿意死去?!
文学作品中不乏这样的例子。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哈代的《苔丝》,普莱沃的《曼侬•雷斯戈》,巴尔扎克《交际花盛衰记》中风尘女子艾丝苔对吕西安……,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爱进灵魂时,生命便奇妙地发生了变化,艾丝苔对吕西安说,“我从来只是你灵魂派生的”,在给吕西安的遗书中,她说,“再一次向你告别!我希望我手上的温度能把我的灵魂留在这里,如同我把最后一个吻印在这张纸上。我还想再叫你一声我亲爱的,虽然,你是我的死因。”
“虽然你是我的死因”——这是怎样惨痛无比而又含着欣悦甚至满足的一句话?这样的死不是被害,不是牺牲,是含笑的成全。
活着纵使有诸般痛苦烦恼,总还有些值得贪恋的琐屑欢乐。愿为另个人甘心死去,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有爱,痛彻心肺的爱,义无反顾的爱,才能使人不恋生,不惧死,愿以死证明自己的快乐与值得。死,它是一种最热烈的表达,像面对神坛,信徒将最宝贵的东西供奉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贵重的祭品?
三毛的书信集《骑在纸背上的灵魂》中说,“当初嫁他,没想到如此,我们的情感是荷西在努力增加。我有这样一个好丈夫,一生无憾,死也瞑目了”。家书中她还说,“荷西去潜水,给他去潜,如果出事了,人生也不过如此,早晚都得去的,也用不着太伤心……”——但终于还是伤了心,荷西亡后十二年,48岁的她自缢而去。
在台湾荣总医院的那个深夜,三毛一定是微笑着靠近死的。她将为爱的人赴死。曾经,在上海去张乐平先生家探望前,她在新锦江宾馆住过一两天,为的是独处,能与荷西通灵,此前她还不止一次有过这种举动。没人知道三毛和死去的爱人说了些什么,或许,她听到了召唤。死,于是成了奔向爱人的生路。她放下尘世一切重芨,向爱人奔去,已经迟了十二年,她不肯再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