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的艰辛 爱的守望


□ 李炎超

  摘 要: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当今女作家中是独树一帜的。她的作品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对于
  苦难与温情的动人书写与温情关怀,她执著于困境的发现与出路的寻找,显示出对人类独特的思考与探寻。其作品中诗意的自然描绘、人性的温情书写、深深人文关怀都体现出了一个作家的写作良知,也开拓了女性写作的视野。
  关键词:苦难 温情 爱的守望
  
  迟子建是新生代女作家之一,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80年代走上文学创作道路,至今一直笔耕不辍。
  在新生代女作家中,迟子建是一位风格独特的女作家,她的作品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对于苦难与温情的动人书写与温情关怀。在90年代,许多新生代女作家迷恋于身体写作,她们热衷于对女性体验、女性独特的生活场景、女性自我身体的描写,如:浴室、窗帘、镜子、单身卧室、自我欣赏、性感觉等内容,在1990年代的女性主义文学作品中这些内容不断地被重复着、强化着,它们几乎成了所有具有“叛逆精神”的女性作家无法舍弃的“闺中秘事”,成了小说展开叙述、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必要手段。后来,这些写作越来越陷入到内心中去,远离现实世界,放任自流或破罐子破摔,女性文学在精神状态上的不断下滑,逐渐走向堕落。这些众声喧哗中,女作家迟子建一直保持着自己的风格,她用那清新而略带忧伤的笔调抒写着生的艰辛、温情的暖人,并一直是一个爱的守望人。
  
  一、 苦难无所不在
  “世上的路有两种,一种有形地横着,供人前行、徘徊或者倒退;一种无形的竖着,供灵魂入天堂或者下
  地狱。在横着的路上踏遍荆棘而无怨无悔,才能在竖着的路上与云霞为伍。”这是迟子建心声,她正是以自己的执著与真诚在横着的路上无怨无悔地书写着生命中永恒的苦难与温情,表达着自己对于爱的独特诠释。《北极村童话》中,作者似乎在叙述天真烂漫的童年往事,但字里行间中已隐含着哀痛和忧伤:那是晚年丧子的老爷对几粒瓜子的痴心;那是失去丈夫和孩子的“老苏联”的孤独而无人知晓地辞世。极地无疑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即使是神奇之地也无以避免或修复那些伤残人生。
  《逝川》中的胡会喜欢吉喜,却为了男人的虚荣娶了各方面都与吉喜相差太远的彩珠,面子是守住了,但
  守着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女人过一辈子,他实际上是以一种痛苦代替了另一种痛苦。广阔的土地孕育了善良、宽厚的乡亲,而丰饶和宁静里,也仍然徘徊着愚昧与贫穷的阴影。《原野上的羊群》那个叫鱼塔镇的地方,那里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赌的”。边远的土地养育了单纯的乡民,这种单纯在岁月的打磨中,逐渐走向两极——“爱”或者“恨”。如果命运的不公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便把“恨”作为自己回报命运的手段,《酒鬼的鱼鹰》中寒波的婆婆将报复作为生命中惟一的使命。这里处处有着苦难,只是苦难的形式各异,有的来自大自然的残酷,有的来自人性生来所带的丑陋,有的则来自于封闭与落后。还有一种是来自命运,《雾月牛栏》这个温情盈盈的雾月,同时是男主人的弥留之际,三朵梅花扣,朵朵清幽的牛栏,藏埋着一个成人无穷负疚与孩子永远残缺的秘密。与其说是一次罪行,不如说是一次失误,一场灾难,是一次正常的成年人的道德与羞耻感。但它比暴行更可怖:它无可补偿,永难救赎。当孩子成了宁愿与牛为伴的弱智者,成人同样在难以启齿的自责中背负着一份伤怀人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