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艺


□ 严 苏
手艺
严 苏


  不过正月十五,村里人是不会下田劳作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真正能闲下来的也就这半个月。在这清闲的日子里,大队文艺宣传队的那一群演员就成了香馍馍,只要锣鼓一响,各家关门闭户,成群结对去看演出。从大年初一开始,演出的是同一台戏,跟一个模子脱出来一样。看过几场,剩下的观众都是些老头老太,还有半大孩子,年轻人就不想去凑热闹。初六这一天,宣传队的锣鼓都要敲烂了,也不见几个人来。宣传队的人没劲了,家伙一收,一个个散伙回家。回家无事可干,于是就走亲访友。七姑八姨、叔伯舅表,平常忙得脚打后脑勺,一年也难碰几次面,这几天正是机会。亲戚愈走愈近,不走就疏了远了。
  马二毛这天睡个大懒觉,日头明晃晃地升得老高,猪羊已不再拱栏,都吃饱了在圈里趴着,他才伸个懒腰爬出被窝。父母不在屋里,估计串门子去了。马二毛洗洗漱漱,到灶上抓出两个馒头,倒一碗白开水就大口吃起来。
  馒头是稀罕东西,只有过年才能吃到。
  吃过早饭,马二毛无处可去,就想到老舅家看看。老舅的家在另一个公社,与马二毛家相距十多华里,步行要两个小时。
  决定去看老舅,必须告诉母亲一声。马二毛不知母亲到哪里去了,于是站到门前放开嗓子吼,刚吼两声,母亲回来了。听说去老舅家,母亲在围裙上擦擦手,说去吧去吧,年前你就该去的。母亲这样一说,马二毛的脸就红了,一颗心像出栏的羔羊东奔西跑。马二毛今年二十虚岁,唇上的胡须像春天的小草蓬蓬勃勃,葳蕤茁壮。这个年龄不算大,可母亲说他老大不小,早该成家立业了。母亲四处央求人为他说媳妇,她找过老舅,让老舅留心,村里有合适的抓紧物色一个。找过老舅没几天,她就等不及了,天天站到院门外,手搭凉棚盼老舅来。老舅爱喝两口,她跑到小店打了半斤老白干放在家里等老舅,左等不来,右等还是不来。今年大队组建文艺宣传队,马二毛初中毕业,走出校门几个月,皮肤嫩得像大姑娘,咋瞅咋顺眼。宣传队长点名要他去。马二毛脸皮薄,上不得场子,他听宣传队长让他进宣传队,羞得直往人背后钻。马二毛的母亲听说这事,喜得合不拢嘴,心说我家二毛的书没白念,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终于派上用场。她跑人背后拉出二毛,逼他当场表态。晚上,母亲又对马二毛面授机宜,让他脑瓜子灵活一点,宣传队里都是漂亮姑娘,瞅到合适的赶紧下手,这事犹豫不得,动作一慢黄花菜就凉。马二毛听母亲说话这么直露,满脸蹿火,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马二毛怕母亲说起来没完没了,跺脚道:妈,你再说我就不进宣传队了!母亲一听不敢多言,赶紧做事去。其实宣传队长看中马二毛的不是他肚子里的文墨,也没发现他有多少文艺细胞,天生是个当演员的料,而是因为他会照相。马二毛家有一台海鸥牌120型照相机,全大队别的人家没有,也无人会照。马二毛聪明,看看说明书,又到街上的“友谊”照相馆偷看两次,就无师自通地掌握了照相技术。宣传队把马二毛吸收进来,演员们往后就不愁有演出剧照了。
  进了文艺宣传队,宣传队长没让马二毛参与演出,而是叫他先熟悉情况。马二毛毕竟读过初中,在校又是学习尖子,仅用半天时间就把宣传队的情况摸个一清二楚。宣传队长是明白人,他看马二毛闲得无聊,就让他下午把照相机带来。宣传队长说:演员们在排练时有好的造型你把他们及时拍下来,宣传队将作为资料保存。马二毛欣然接受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中午回家跟母亲说,母亲很支持,但也担心。母亲不知买胶卷和冲洗照片的钱应该由谁出。母亲打比方说:我们家出驴拉磨,驴吃的草料应该由集体出才合理,我们总不会又出驴又出料吧?母亲要马二毛问问清楚,丑话说在先,不丢人的,免得到时候吃哑巴亏。马二毛想一想说:你放心吧,这笔钱不会要我出的,又不是我要照。母亲琢磨也是这个理,于是开箱拿出照相机。
  照相机是马大毛前几年从部队回家探亲时买的,眼下已有三四个年头,还跟新买的一样。照相机一直由母亲保管,她用新布里三层外三层包裹起来,锁进箱子,从买回到现在还没舍得用。母亲把照相机交到马二毛手上,她想二毛有这好东西在手,和女演员接触就有了由头,一来二去,不定就有了感情。母亲琢磨到这一层,心里像捅破窗户纸,豁然亮堂了。但她没敢多嘴,她怕说多了二毛烦她。
  从这天下午开始,一直到初六散伙走人,马二毛一直在台前忙活。演出这些天,马二毛虽没表演节目,但他的影响力决不比那些男演员小。马二毛风光着哪。你看呐,那个漂亮的女演员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细腰柔柔的,一步一扭,风摆杨柳一般;还有小手飘飘的,兰花指翘翘的,动一下能勾掉人的魂……马二毛是近水楼台,他站在台上,背对着观众,将照相机捧在手里,镜头对着女演员,女演员前进他后退,女演员后退他前进,眼睛对着照相机上的小方框,抓到好镜头,一揿快门,扑嗒一声,女演员就进了他的机子……台下的小青年眼热死了,他们看一眼女演员,再看一眼马二毛,心里充满嫉妒。他们真想冲上台去,夺下照相机,一锤砸了它,看他拿啥风光!听到宣传队自动解散的消息,小青年们开心死了,因为从这天起,马二毛也就滚蛋走人,和他们又是同一类人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