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子枫自己的“老底”


□ 王 陈


刘子枫形容自己接拍《天狗》是“高高兴兴上贼船”。当初他已经答应接拍何群的一部戏,外景地就在山西。这时导演戚健找上门来,请刘子枫出演《天狗》中的村长角色。刘子枫说没有时间,戚健软磨硬泡,说总共就五六天的戏,刘老师您就来帮帮忙。之前刘子枫与戚健有过一次半途夭折的合作,两人都感到很遗憾,说以后要找机会好好合作。想到这件事,刘子枫想,看来这是个机会,况且又都在山西,就不好意思继续推却,便答应下来。谁知这么一去,可不是五六天,而是四五十天!这期间,刘子枫在剧组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扎实的剧本、厚重的角色对刘子枫的吸引力很大,再加上他不喜让人为难的性格,从此他和导演有默契般,谁也不提“五六天”这个茬儿了。
在人们印象里,刘子枫塑造的角色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类型,远的有早期《黑炮事件》里的工程师,近的有去年《求求你,表扬我》里的报社总编,他知性、儒雅的银幕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但是《天狗》却让刘子枫去演一个上得掉渣的村长,这能行吗?
为了从外形上接近当地农民,刘子枫仔细研究了当地人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他发现当地缺水,农民们没有刷牙的习惯,而且特别喜欢抽烟,这样他们的牙齿就会特别黄。于是刘子枫要求化装师,把自己的牙齿画黑。刘子枫说:“当地人不是没有牙齿白的,但是我不选择他,因为他没有典型性。”他接着把指甲缝里塞满泥垢,再把手刷黑。褂子的袖口原来是白的,特别让化装师做旧,做出那种灰黄色。衣服虽然是服装师傅新做的,但必须整个刷旧,还要让上面沾满土和泥。领口也要做成灰黑色。刘子枫有一处得意设计,村长的棉袄里面穿着粗布衬衣,刘子枫把袖子拖出来近两寸,这是他观察山西农民的结果。刘子枫:“他们有他们的特点,穿的就不像山东人,山东人是很宽大的棉袄、棉裤,外面再扎个绑带的那种。山西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形象上贴近角色,刘子枫演起来就更有信心了。光是往那儿一站,就很有戏。
《天狗》在上海做后期,完成后小规模试映了一次,黄蜀芹还有刘子枫的一些好朋友到场观摩。放映结束,他们对刘子枫说,看了半天竟然都没认出来那个村长就是你!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北方山西的农民居然是刘子枫演的!那满口的山西话,那一嘴的黑牙,叫人无论如何不能和刘子枫联系起来。
提到刘子枫在《天狗》中说的山西话,刘子枫自己“揭”自己的老底:“没听过山西话的人听我讲话,会觉得我说的是山西话,但是当地人,或者真懂山西话的人,听我说话就说,你这是陕北话,我也拍过陕北的戏,在戏里说陕北话,人家就说你这是贵州话。”如果较起真来,刘子枫说话并不百分之百是故事发生地的口音,但是他的本事在于,他能用这种自己独有的口音,最大限度演出人物的真实感。刘子枫本来也可以让别人为自己的角色配音,那样口音是精确了,但是台词和表演的感觉却不对了,可谓得不偿失。 正式拍摄的时候,刘子枫非常注意自己所演的这个配角和主角间的关系。他觉得拿捏分寸很重要,该当绿叶的时候,绝不能去抢人家的戏:但在关节眼上需要你发挥作用的时候,又必须当仁不让。在现场刘子枫总喜欢多考虑几种可能,为角色多设计几种表演方案,他把这些方案一一提出,然后让导演选择。有时导演一时抉择不下,刘子枫就说一个方案我演一次,你都拍下来,到剪辑台上再选吧。刘子枫笑称:“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我和导演的关系总是特别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