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析虎妞性格发展的轨迹及其美学价值


□ 葛树强

  摘 要:针对《骆驼祥子》中虎妞这一人物形象存在的颇多争论,笔者运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探析了虎妞性格形成、发展、演化的脉络及其在文学史上的美学价值,特别是其性机制对其性格的影响。
  关键词:虎妞 性格演化 美学价值
  
  老舍,作为一位出身下层的“人民艺术家”,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享有很高的声誉,而其代表作《骆驼祥子》更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有关《骆驼祥子》的争论,大多离不开祥子,可我却要谈一谈虎妞。任何一个作家对他笔下的人物都是十分熟悉的,老舍亦然,而他笔下的“虎妞”这一人物形象表现最突出的莫过于其性欲,是一个典型的性变态者。我们不妨就从这里入手对这一人物性格作一下心灵透视。翻开老舍三十年代的《文学概论讲议》,有这么一段论述:“近代变态心理学与性欲心理学的研究,似乎已有拿心理解决人生之谜的野心。性欲的压迫几乎成为人生苦痛之源……文人自然会拾起这件宝贝,来揭破人类心中的隐痛。”从中不难看出老舍对于当时流行的弗洛伊德“变态心理和性欲心理”的理论,是受其影响,并给以肯定和接受的。而《骆驼祥子》又是写于一九三六——一九三七年之间,这更是与之相吻合,可以说“虎妞”正是老舍受了“新心理学”影响之下的产儿。
  
  一、性欲——人生苦乐之源
  “性描写”这个词,时下使用频率颇高。一般来说,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的所谓“性欲表现”,大致可能具有以下三种形态:或者是增加色彩,或者是提出问题,或者是探索奥秘。不同之处不在于“性爱”本身,而在于如何描写。严格推敲起来,文学中的性描写,不仅仅是描写“性”,“为性而性”,说到底,实际上也就是“灵与肉”的冲突。离开了“情”,离开了“灵”而孤立描写“性”的文字,我不认为它属于文学的范畴;而全然无视“性”因素的描写、道德思考,也常会导致作品的浅薄苍白,因为“性欲”毕竟是人之本能。老舍的《骆驼祥子》正是充分体现了这一点,而这些“性欲表现”、“性描写”又大都自始至终体现在虎妞身上。按弗洛伊德的理论:“人的精神活动好像冰山,只有很小一部分浮现于意识领域,具有决定意义的绝大部分在意识水平之下,处于无意识状态。人格结构中最底层的本我,总是处于无意识领域,本我包藏着里比多(LIBIDO)即性欲的内驱力,成为一切精神活动的能量来源,下意识所藏的伤痕正是叫人行止失常的动力。”从这一点上说,虎妞之所以成为性变态者,性欲起了决定性作用并直接导致了其性格的发展、演变。
  
  二、性苦闷——是其性格形成的基石
  既不能谈“性”色变,也不必谈“性”即热,而是用一种理性的方式进行探究。“虎妞”这一人物形象的出场,可以说与《红楼梦》中王熙凤之出场如出一辙,不同之处,就在于《红楼梦》是采用了“直观式的描写”,而老舍则采用了“间接铺叙”,都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书中第四回这样写道:“刘四爷是虎相,自居老虎,可惜没有儿子,只有个三十七八岁的虎女——知道刘四爷的就必也知道虎妞。她也长得虎头虎脑,因此吓住了男人,帮助父亲办事是把好手,可是没人敢娶她作太太。她什么都和男人一样,连骂人也有男人的爽快,有时更多一些花样。”只须一气读完,无须品味、琢磨和推敲,便可对虎妞了解个大概。如果说王熙凤是以“辣”而出名的话,那虎妞冠以“泼”字当是恰如其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