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的留影(散文)


□ 高国镜

高国镜

  人与万古不变的高山大海相比,其实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匆匆过客。在祖国的山水间留一堆影子,且还有几十张跑到了我的所谓著作里,并有一张人模狗样地走进了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凭着这些照片,后人知道我来过走过,我也该知足了。

  ——题记

  层层大山遮挡住了山外的镜头,让少年的我失去了应有的照相权利;自幼到大就逢人三分羞的我,又错过了几次照相的机会。一次是借母亲的光,身为支书的母亲带着下乡干部在村头照相,母亲招呼我也去照一张,可我怕见人,背着采药的篓子,狍子一般窜到山上去了。若是那次不逃跑,十岁之前也不至于连个影子也没留下。又一次是借姥爷的光,上边来人采访我姥爷,让我姥爷拿着他当年得的抗日爆破英雄的奖旗,给他照相。姥爷把我也揽了过去,于是我们爷儿俩就各抻着奖旗的一角,在一位叔叔的摆布下,一连照了好几张“红色”的黑白照片。可这相片姥爷盼了十几年,直到他咽气,也没见有人把照片给他寄回来。后来他的事迹连同那面奖旗一同上了《北京日报》,我才知道当年那个照相的人是谁,赶紧写信索要照片,回答说是早就不知落在何处了。我13岁那年,姥爷带着我第一次进北京城,一路上姥爷总说要带我照张相。可进京后,舅舅们都说没心情,相就没照成。18岁那年,照相馆的同志下乡为工农兵服务,姐姐舍出了七角钱,于是就把我青春的影子永远地留在了那一瞬间。后来有个人说我这张照片,像是从长征途中走过来的人。但如今再看看那眉眼,却分明是一个风华正茂的有志青年。

  直到21岁,我才借出差的机会,偷偷钻进县城的正儿八经的照相馆里,照了一站一坐两张照片。后来其中的一张放到了一本自己写的书里,被一个打字员看见了,她看看我又看看照片,笑个不停,直说我当年可是帅呆了,美男子啊。

  高山出俊鸟,山上的俊鸟却难得被收进镜头一回。那时候人们都很难照张相,因而人们都格外珍惜也爱惜照片。下乡干部或是知青若是回城去了,寄什么也不如寄回一张照片来,那照片是会让人们争着传着看个没够的。那时的人们串门,先奔那白墙黑钉子挂着的镜框而去。那稀稀拉拉的几张照片,是让人百看不厌的。姐姐的一大爱好,就是隔三岔五,将我们家的镜框摘下来,把那几张照片从新摆列一番,再挂到墙上去。

  如今的人们管那叫老照片。时下我的一大憾事,就是感叹那老照片太少了,那个岁月怎么就没留下几张我的照片哪。最遗憾的是,高中毕业时,同学们盼了小半年,说是毕业时要去天安门前留个影,但最终未能成行,所以后来无论怎么想哪个同学,也难以复原真正的模样。说来那山外来客,或是教师什么的,也免不了带个照相机,给照那么一两张小照。可气的是,有一位老师还欺骗不少乡亲,他喀喀直给照相,却没放胶卷,浪费了人们的感情不说,同时也伤害了人们的感情。

  其实照不照相,人都是要向前走的;正因为向前走,似乎才有必要留张影,让后来的我或是别人,知道当年是个什么模样。可说了归齐,那时照几张相是有数的。说起照相是与旅游联系在一起的,当初不叫旅游,叫逛北京,或叫逛公园。那时似乎也没有游历祖国山水的想法,以为走遍大江南北是领袖的使命,是诗人李白的事情,我等之辈只能在京门脸子边儿徘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