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仰望唐拉昂曲


□ 谢谋哲

  2010年夏,我作为厦门大学登山队的一员前往西藏,攀登唐拉昂曲雪山,在感受登山乐趣的同时也饱览雪山的风采,留下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厦门大学登山队是我国南方地区的第一支大学生登山队,也是福建省第一家民间登山团体,自2002年成立以来每年暑假都组织队员前往西藏攀登雪山。2010年夏天,登山队的15名队员(其中有女队员5名)锁定唐拉昂曲雪山,怀着朝圣的心情从接近海平面高度的厦门来到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感受雪域高原令人震撼的壮美,感恩圣域的赐予。

  唐拉昂曲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当雄县境内,地处念青唐古拉山脉中段。根据藏族的神话传说,唐拉昂曲是念青唐古拉山中央峰的经师,当地人又称其为“唐拉宝”,顶峰海拔高度为6330米。唐古拉山南侧有一条河名为“昂曲”,因此人们称此地为“唐拉昂曲”。由于唐拉昂曲峰紧邻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错湖,这里的天气受湖泊影响很大,变化无常,往往一天之中交替出现阵雨、冰雹、雷暴、闪电等种种天气现象。

  2010年7月29日傍晚,经过近4天的火车颠簸,登山队抵达拉萨,又经过短期的调整和准备,于8月1日来到唐拉昂曲雪山过渡营地。

  过渡营地的海拔为4800米。这里属于高原草甸草原生态系统,以高寒环境生长的多年生草本植物为优势种,其中又以蒿草属等植物为典型代表。因为附近有定居的藏民,营地经常有各种“客人”来访——牦牛、藏绵羊、马、狗,甚至还有一只肥胖的家猫。它们或啃食这里肥嫩多汁的牧草,或在其中穿行游乐,仿佛圣山特意派来问候我们的使者。

  被誉为“高原之舟”的牦牛是高寒地区的特有种,有资料称它们是世界上生活在海拔最高处的哺乳动物。牦牛适应高寒环境,善走陡坡险路、雪山沼泽,能游渡江河激流,可谓吃苦耐劳。在我们的攀登过程中,很多沉重的装备都是由牦牛运输的。在长期的相处过程中,藏族人民对牦牛已经形成了依赖:牦牛肉可食、粪可烧、毛可做衣服或帐篷,其皮又是制革的好材料,甚至最香醇的酥油也是从牦牛奶中提炼出来的。酥油不仅为食物品种相对匮乏的高原牧民提供必需的营养物质,还可用来点亮酥油灯。酥油灯在给牧民们带来光明与温暖的同时,更承载着牧民们对吉祥安康的祈盼。

  营地里的生活十分简单,再加上或轻或重的高原反应,我们都几近麻木。高原的天气似乎总是不甘寂寞。早上大雾弥漫,营地和远山仿佛披上一层巨大的轻纱,然而转眼间就是雾散云消,阳光普照,帐篷、草地、峰峦都闪耀着美丽的金光。可惜好天气没能持续更长的时间,刚到中午,云就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突然间绿豆大小的冰雹便从天而降。而当我们匆忙地把物品收回到帐篷里后,冰雹又停了。入夜,我躺在羽绒睡袋里,听着雨滴淅淅沥沥敲打帐篷的声音,慨叹大自然的神奇。

  在过渡营地适应两天后,登山队便向大本营进发了。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度,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二十几斤重的登山包,每走一步都是对体力和意志的考验,更别说沿途还要涉河、溯溪了。途中又下了一场冰雹,幸好我们的装备有很好的防水性能,都没有湿透。经过大约7个小时的艰苦跋涉,全队终于到达大本营,大家立即搭营、取水、做饭,各项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大本营海拔高度为5200米,属于高山冰雪生态系统向高原草甸草原生态系统过渡的重要地带。这里的地表以碎石为主,仅在石缝间有少量土壤。离营地不远处有一条冰雪融水汇成的河流,水流量随着气温的日变化而改变。这里还分布着高山流石滩稀疏植被,如垂头菊、绿绒蒿、红景天、蚤缀、垫状点地梅等,它们大多是常用藏药的原料,例如以红景天为原料制成的红景天口服液就能有效缓解高原反应。

  在大本营附近,我第一次见到了雪莲花。在这里,雪莲花有个美丽的名字——雪山的眼睛。当地的向导告诉我们,雪莲花是不能随便乱摘的,否则圣山会发怒。

  用“妩媚”、“迷人”之类的词汇来描述雪莲花似乎都太过俗套,也是对雪莲花的亵渎,因为雪莲花本身就是一位高原隐者。在如此严酷的环境里扎根是很不容易的,随时滚落的碎石可能压碎它弱小的身躯,冰雪也会无情地将它严密覆盖。但雪莲花仍然顽强地生长在最接近圣山的地方,享受着雪域阳光的恩泽,甘愿超凡脱俗、与世无争。雪莲花带给人们的是一种震撼之美!与此同时,作为藏药配伍中的重要一味,雪莲花也给人们带来健康。清代《本草纲目拾遗》中已有对雪莲的记载,称雪莲“性大热,能补精益阳”。《新疆中草药》称:“雪莲性温、微苦,功能祛风除湿。”在拉萨的旅游纪念品市场,随处可以买到包装精美的雪莲花,然而当我亲眼见到雪山脚下顽强生长的雪莲花时仍会油然而生敬意。此时此刻,人们只会静静感悟雪莲花对生命的礼赞,哪里忍心采摘呢!

  野生动物也时常造访我们的营地,高原鼠兔就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它们体型网胖,额骨明显隆凸,样子十分可爱。高原鼠兔在藏语里被称为“阿布拉”,属于兔形目鼠兔科,具有高度的社会性,生活在地界明确的家庭洞系领域内。从过渡营地到大本营,我们所到之处几乎都能见到鼠兔的洞穴,其中部分洞穴已被多种鸟类和蜥蜴占据,成为它们的家园。在高原,一定数量洞穴的存在可以使土壤在暴雨中吸收更多水分,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水土流失,并能增高营养循环率。然而长年以来,在很多有鼠兔分布的高原地区,人们没有考虑到上述实际情况,而是盲目地把高原鼠兔列为有害动物并大量毒杀。尽管一些新型毒物正逐步替代以往的高残留且易造成二次污染和伤害的传统毒物,然而这些广谱、高致死率的新型毒物同样带来很多问题。例如,肉毒素毒饵一般需要3到5天才能导致鼠兔死亡,因而大大增加了鼠兔的痛苦。此外,这种校正杀灭率(第8天)在90.20%~99.30%的高效毒物很可能在短期内给生态环境带来严重破坏。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2期  
更多关于“仰望唐拉昂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