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庄稼的眼泪


□ 王佩飞

老天感冒似的,半边脸阴沉着。等了一天的雨水还是不见点滴。西边那枚晕乎乎的日头,我行我素地一寸寸向山脚下挪。
村长跺着脚骂孬种天哄人哩,飘个雨星子也作数哩。村长就下意识地解开裤扣,冲着沟坎就射了起来,哗哗哗,村长的眼前扑腾起一砣土黄的灰尘来。
老哥行雨哟。村长身后响起戏谑的调笑。是水管员老吕。
村长将家伙抖了抖,扣了扣子,恶声道狗日的龙王不下雨,等着憋死哩,还不让老子冲他的晦气。
吕管水涎笑着说,老哥又咒我了,那水是上面管的,没他们发话,老弟我就是憋死了也得忍着。
吕管水和村长是熟人,小村长几岁。他媳妇前几年死了,又没个孩子,上面就派他做了水管员。他办事认真,谁也不通融,有时满渠的水哗哗地淌着,村里想放点水浇浇菜地都不行。村长就骂这水就和他那鸡巴一样,非憋死不可。
村长扣好了裤扣,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卷,递给吕管水。
吕管水接了烟,甩了一下,说:你老兄日鬼我哩。
村长说咋哩?
吕管水说还咋哩,上头都是尿星子。
村长咧嘴笑说那是熊哩,你不吃。
吕管水也扑哧笑了,说抠毛哩,一根烟么,不吃能死人哩。却掏出火机,把烟点了。
村长问甚时来水?吕管水说也就这天把吧,通知让检查水口呢。村长说再不来水今年就没指望了。吕管水说上游也天旱,今年水金贵着呢。
说话间日头就落了。
村长苦着脸往村子走,就遇见了兰花。
兰花40出头,高挑身材,皮肤是透红泛白的那种黑,亮亮的惹人。
年轻时村长是和兰花好的,村长比兰花大6岁,早解风情,哄着兰花亲了几回嘴,可能还摸了兰花的奶子。怎奈村长家穷,成分又高,兰花在家里的逼迫下嫁给了在矿上挣票子的强子。兰花的儿子6岁那年,矿井冒顶,强子撇下兰花走了。而村长不知什么原因,再没有去兰花家提过亲,至今还是个光棍汉。
兰花很勤劳,日子却过得落魄,欠了不少提留款。村长每次去要款,兰花就扯着衣襟抹眼泪,村长见了就一个劲地劝慰兰花,却不再提提留款的事。刘二嫂取笑村长说,你是念旧情,想睡兰花哩。村长说你屁放得准哩,可人家兰花不想我。你要想我,今夜给我留个门子。刘二嫂就笑骂:牲口,你是牲口。还村长哩。
强子出事的第二年,村长是村民小组长,曾劝兰花找个合适人家嫁了吧,兰花说强子刚走,村人要骂哩,等孩子大了再说吧。村长说孩子大了你也就黄了。兰花说是命哩,只有认了。村长说好你个猪脑子哟。兰花说那你自个的事呢,咋就不上心呢?村长听了,两眼直直地冲着兰花,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怅然若失地走了。兰花望着村长寂寞的背影,忽然感到村长的命是和自己的命拴在一起的。村长就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可是,转眼几年过去了,兰花仍旧是孤儿寡母过日子,村长也还是光根一人。这期间常有人撮合兰花和村长说,你俩多好的一对,把事办了吧。兰花心里乐意,没想村长却支支吾吾不肯应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