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妈妈的“老来俏” 等


□ 韩 爽

  妈妈的“老来俏”
  文/韩爽
  一直以为妈妈是个不爱打扮的人,直到最近两年,我才意识到这是个多大的误会。
  泄露了妈妈爱美之心的,是一盒被我丢弃不用的散粉,那种网购的韩国便宜货,一日偶然被妈妈发现,尝试着扑了一点在脸上。晚饭时,妈妈像发现了新大陆,眉飞色舞地一一转述别人的夸赞:“院里的李工一见我就说,刘老师,您气色真不错,白里透红的;你红姨也说我更显年轻了……”说到这里,妈妈突然故作神秘地以手遮口:“我没告诉他们其实我扑了粉”,说完还冲我狡黠地一笑,仿佛这是我们母女心照不宣的秘密。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盒散粉让妈妈的心理起了化学反应,总之从那以后,教书育人、相夫教子大半辈子的妈妈,破天荒开始注重自身形象,对美的追求一发而不可收。以前从没用过的洗面奶、爽肤水、面膜,甚至电视购物上被我嗤之以鼻的除皱眼贴,都被她当成了返老还童的宝贝。每次回家,她一定要拉着我“鉴定”眼角纹是不是少了,皮肤是不是“细发”了,白头发、老年斑是不是比别人的少……前些日子,妈妈用我出差带回来的珍珠粉在家自制面膜,发现效果不错,便把这一美容秘诀和老年大学舞蹈班的老姐妹们分享,引得一帮老太太下课后叽叽喳喳结伴去买珍珠粉。我忍俊不止:原来“老来俏”的不只是我妈,这群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对美丽的向往丝毫不亚于十七八岁的大姑娘!
  始终觉得命运对妈妈这代人不公。虽然“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但那个特殊的年代让她们错过了太多的东西,包括追求美的权利。青春只有一次,而她们的青春却像静夜里寂寞开放的昙花,刹那间释放芳华,便被岁月的流沙湮没……想起上学时被爸爸呵斥“太讲穿戴”时,妈妈总是站在我这边;工作后动辄花五六百元做个头发,花上千元钱买件衣服,也从来没被妈妈数落过。想来,妈妈是在我身上,看到了本应属于自己的青春和美丽。
  是的,妈妈也曾年轻过,年轻而美丽的妈妈在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里依稀可辨。一张四十多年前的革命样板戏定妆照上,妈妈乌黑油亮的长辫和功底十足的“大劈叉”令人惊艳。还有一张毕业合影,扎着“两把刷子”的妈妈被学生们簇拥着,那种清纯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直到现在,妈妈还保持着同龄人中少有的挺拔身段,尤其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一直是我“嫉妒”的对象。对了,如果晚上你去泉城广场,在东南角那个观众最多、掌声最热烈的地方,你会看到我的妈妈——“老年人自娱自乐艺术团”里的伴舞演员,毫不怯场地跳呀跳呀,那张早已不再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少女般的光彩……
  去年教师节,妈妈四十年前教过的第一届学生设宴谢师。席间,一个当年的调皮男生告诉妈妈:“刘老师,你那时是我们全班公认的美女老师。”妈妈惊喜又有些嗔怪地说:“你们当时就该告诉我呀!为什么等我老了以后才说?”
  我的心突然就一颤,学生尚且懂得欣赏老师的美,我这做女儿的,三十年来竟然从没有留意过妈妈的美。而对于妈妈来说,每一句赞美都何其珍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