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暇居随笔(三题)


□ 聂鑫森

  竹溪访彭府
  
  我与真名彭兴国笔名野莽的这条汉子,称得上是多年故交,不但熟悉他的人品、文品,而且熟悉他的故乡湖北竹溪。那是陕、渝、鄂交汇处,一道独具魅力的风景:山雄奇,水清纯,林密花繁,镶嵌着许多厚重的历史遗迹,还有汉剧之母的“山二黄”、向坝的原生态民歌飘袅其间……但我心目中的竹溪,是从野莽的口头和文章中得来的。我一直在等待谒访竹溪的机缘,看山赏水之外,我还想去拜谒野莽的父母。
  野莽的父亲是一位资深的老干部,不幸在那场政治风暴中,被错划成“右派”,经历了许多坎坷与磨难。这个家庭,由两位老人全力支撑,遮风挡雨,护卫着雏鹰似的儿女们顺利成长,情何切,意何深!野莽每每忆及,忍不住潸然泪下。粉碎“四人帮”后,老爷子平反昭雪,重新工作了数年,便退休了。他是个喜欢读书和具有诗质的人,在闲适的心境中,开始了吟赏烟霞、推敲平仄的生涯。野莽便热情牵线,让我和老爷子建立了联系。
  作为后辈,我对彭伯父十分敬重。鸿雁传书,我读过他许多诗作,或描绘竹溪的山川风物,或回忆平生难忘的人事,或阐述退休生活的种种快意……他很少提及那一段辛酸的岁月,心态如此平和、宁静和满足,难能可贵啊。有时,我向他提点用典和平仄上的小建议,老爷子毫不计较,斟酌后马上予以修改。
  在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天地父母》一书中,就收有老爷子的《甲申祭母千言书》,所有的作家都是散文,独独他是短短引言后的五言古风长诗,达二百行,一韵到底,叙事抒怀,情真意挚:“人间有真情,最真是母亲。母去五十载,入梦闻其声……”我读后,心旌摇动,感慨系之。
  鼠年盛夏,我终于去了竹溪,采风、开会的间隙里,由野莽领着去叩访彭府。登楼入室,彭伯父、彭伯母见我们来了,满面带笑。还有野莽的弟弟、妹夫等亲人,亦闻讯而来。看得出两位老人身体很好,动作利索,说话的声音沉洪有力。我们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野莽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中堂说:“你写给我老爹的贺寿诗,还是拿到外省去装裱的。”
  记得去岁彭伯父欣逢八十(古语称为“朝杖”之年),野莽将出京返乡去贺寿。我知道后,寻出猩红色宣纸,书写了我的两首贺寿诗寄呈老人乞正。其一云:“彭祖巍巍八百龄,先生朝杖气豪雄。江波跌荡帆前急,心事斑斓雨后晴。诗兴还矜多丽句,儿孙最喜尽飞龙。夕阳红似春花灿,直待期颐寿酒倾。”我在诗中希望彭伯父寿过“期颐”(百岁),并像“彭祖”那样活得悠长而愉快!
  我问彭伯父在读什么书,每天的生活如何安排?他笑着一一作答。还告诉我,这里爱好写旧体诗的人很多,谁有了新作,大家互相传阅、提意见,情如知己;家里的事也很称心,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还有孙辈们,不时地来看望,嘘寒问暖,孝顺得很。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起身去取来打印好的几页诗稿,让我读读他的近作。
  这一大组诗,描写的是他的日常生活场景,清新自然,而且化入了许多口语,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给人一种亲切感。这样的诗,只有胸怀宽阔且恬和、虽经历磨砺而归于平淡的老人,才写得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