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事小小说三篇


□ 闫耀明

农事小小说三篇
闫耀明

雨水

村委会麻主任不客气地在那只瘦臀上踢一脚。“起来,你个懒二狗。找这好地方晒暖,倒舒服。”
二狗瞄一眼麻主任,从墙边爬起来,蛮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干啥?”
二狗脾气不好,村里人都怕二狗。二狗耍起驴来天不怕地不怕。但二狗不敢和麻主任撒野。二狗怕麻主任。
二狗穷,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来村上扶贫的县里干部说二狗是一贫如洗。二狗不懂这个词的意思,问麻主任。麻主任沉下脸,佯装生气,斥责道:“就是说你小子忒懒!”
二狗怕麻主任,是因为麻主任可怜二狗,每次县上来领导扶贫,麻主任都把领导领到二狗家,二狗就得到一些救济物资和资金。二狗就很感激麻主任,也怕麻主任。
所以麻主任踢二狗,二狗没话说。
“干啥!你小子有好事了。”麻主任寻一块石头坐下来。“真是懒有懒福。乡农经站缺一个人,我和乡长说了,让你去干。”
“给钱不?”二狗有了兴致,眼睛放出亮光,盯着麻主任。
麻主任瞪二狗,“废话!给他白干?美的他。”
二狗美的,站起来摇头晃脑转圈子,驴拉磨一样。
“吃摇头丸了吗?”麻主任斥责二狗,“有点儿好事就沉不住气了,瞧你那点儿出息!”
二狗嬉皮笑脸地说:“我这不是高兴的嘛。谢谢麻叔。”
麻主任说:“别忙谢我,到了乡上,你得给我好好干,别给我丢脸。人家供吃供住的,还给工资,这样的美差别人想都不敢想。乡长是看我的老脸,才让你去的。”

“那是那是。”二狗冲麻主任点头哈腰。
“你要给我干不好,丢了我的脸,我可不客气。”麻主任指着二狗,千叮咛万嘱咐。
“那是那是。我二狗虽然驴点儿,但事理还是懂的。”二狗还冲麻主任点头哈腰。
二狗就去了乡上,喜喜的。
没有一个月,二狗就回来了,脸灰灰的。
“咋了?”麻主任脸阴沉沉的,问二狗。
“没咋。”二狗一副垂头丧气的狼狈相。
“没咋?没咋咋回来了?”麻主任恨恨地咬着牙。“我就知道你给我丢脸了!还没咋!”
“真没咋……那工资,一个月才150块钱,还没有我得的扶贫救济金多呢,干着有啥劲?”
“有啥劲,偷拿人家的农资卖了有劲!”麻主任嘴唇开始哆嗦。
二狗怯怯地看着麻主任,“你都……知道了?”
“一大早乡长就把电话打到我家里了!”麻主任气得也开始转圈子,驴拉磨一样。“我的老脸哪,你让我往哪搁!”
麻主任是真的生气了。
麻主任真的生气了,二狗有点怕。他小心翼翼地站在麻主任面前,大气不敢出。
“以后你别想再得到一分钱的扶贫救济金!”麻主任重重地顿下脚,转身气呼呼走了。
二狗就狠狠地打了个寒噤。
虽然节气已经是雨水了,可天还是冷。

芒种

一进六月,天便一日日热起来。
刘老汉手推车上的土已经快满了。白天热,他在树下猫着,傍晚才开始干活。他准备再装几锹,这一趟推完,就歇了。
刘老汉挖最后一锹土时,出了事。他在土里挖出了一个瓷碗。
这是个很完整没有一点儿破损的瓷碗。刘老汉细心地擦去上面的土,看。一看,刘老汉的心就颤了一下。他依稀觉得这大概不是一只普通的瓷碗,因为碗的边缘印着精美的图案,有人,也有马。
麻主任和他的儿子麻老师嚓嚓地走过来,跟刘老汉打招呼。麻老师在乡中心小学当民办老师,文化高。
刘老汉就把碗递给他们看。麻老师兴奋地说:“刘叔,这……这是一件文物啊!”麻老师指着碗,“这应该是产在元代的碗。没错!”
刘老汉的心剧烈地跳起来,把碗紧紧地捧在怀里,像捧着自己的性命一样,小心翼翼地回了屋。他有些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做什么心中才平稳。
夜里,刘老汉几乎彻夜未眠。他知道,文物属于国家,他必须将碗献到县文物馆去。但他也知道,国家会发给他一笔奖金。也就是说,一直过着艰苦日子的刘老汉在无意之中发了一笔财。经常看电视的刘老汉懂得这些事。由于兴奋,刘老汉失去了原本十分正常的睡眠。
第二天,麻主任早早就来和刘老汉商量往县里送文物的事。麻主任说:“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麻主任的话把刘老汉吓一跳。他没想到麻主任会跟他这么客气。
麻主任说:“我想让我儿子和你一起去县里,就说文物是我儿子献的,这样对他由民办转为正式老师有很大好处。但县里给多少奖金,都归你,我们不沾边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