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深人不静


□ 刘 丹

  肖潇终于住进了九十平方米的新房子,心里却不是很痛快。本来她看上的是对面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大房子,可老公何伟却死活不同意,说他可不想在六十岁时还当房奴拼命还房贷。
  何伟为了多挣些钱还贷款,不得不去了公司里其他人都不愿去的地方当经理。这是肖潇的意思,何伟并不愿意,毕竟两个人才结婚不久。何伟走了之后,肖潇一个人在家心里还真有些害怕,这一层就两家住户,对面一直没见有人出入,应该是还没有人入住。每当夜晚来临,寂寞加上寂静总让肖潇心里感觉慌慌的。
  这天晚上吃完饭,肖潇给何伟打了电话,两人又因为房子的事争吵了几句。肖潇气愤地放下电话,打开音响调节心情。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肖潇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传来“咚咚”的声音。声音不是很响,却好像直接敲在了肖潇心里,让肖潇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肖潇本来就烦,这一下更烦了,新楼总有一些新住进来的住户进行装修,可晚上十点钟了还不消停的,肖潇还真没遇到过。肖潇关了音响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很快,她就确定了,声音正是来自对面那套一百五十平方米的房子。
  肖潇穿好了衣服来到对面敲起门来,她想提醒一下对方。可是没人开门,里面的“咚咚”声却一直响着。肖潇心里的气更大了,便又使劲地敲起来,还是没人来开门。肖潇心里骂着:大半夜的真是见鬼了!她把头贴在门上听,这一听她发现,屋里还真是热闹,不只有“咚咚”声,还有“哗啦哗啦”的水声和若隐若现的音乐声。
  肖潇又加大了敲门的力度,还一边敲一边喊:“开门,我是对面的邻居!”
  依旧没人理她。肖潇讨了个没趣,恨恨地踢了大门一脚,回了自己家。半个多小时后,“咚咚”声停止了。肖潇忙跑到大门门镜前观察对面是否有人出来,直到腿都站酸了,也没见个人影。
  第二天肖潇请了一天假,没事的时候就观察一下对面,仍没见一个人出来,屋里什么声音也没有。这户人家太奇怪了,屋里明明有人,敲门却不开;白天没动静,晚上又像过年似的。难道里面干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有了这个可怕的想法,肖潇急忙找到了物业公司,把这个情况和物业经理说了一遍。
  物业经理听了肖潇的介绍,忙查了一下住户登记,之后他摇了摇头说:“据我的了解,这户人家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是一对新人,听说‘十一’就要举办婚礼了。再说他们家前两个月已经装修完了。”
  肖潇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好物业经理说晚上可以过来看看具体情况。
  晚上“咚咚”声再响起来时,肖潇忙给物业经理打了电话。两个人先没敲对面的门,而是耳朵贴着门听,果真还和昨天一样,里面一派热闹。听着听着,物业经理对肖潇说:“你再仔细听听,这里面好像不是装修的声音。这‘咚咚’声像是切菜时菜刀敲在菜板上的声音,哗哗的水声好像正在洗米洗菜,哎,你听这‘哧啦’一声好像是炝锅炒菜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三月三·女人故事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