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模仿者的生活


□ 帕蒂古丽(维吾尔族)

作者简介:向迅,土家族,1984年生于鄂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作品在《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等报刊发表。曾获冰心文学奖、鲁藜诗歌奖。

  大地与上帝

  接连下了三天的大雪,把大地掩埋了一个结实。高高隆起的山冈,凹下地平面的河流,坐落在视野里的城市和村落,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这时的世界,才是一个好的世界。在睡梦中,我听见雪花簌簌地落在大地上,感觉就像灵魂的羽毛落在了厚实的躯体上。站在窗前,我看到茫茫白雪覆盖了这个繁华而虚假的世界,仿佛觉得真理和正义主宰了此刻。我在雪地上留下一长串脚印,积雪挤压的声音从脚底一路散漫开来,好似那些我所描述不出的细语碎音正是来自我的身体。一大群麻雀,斜飞过院外的一座小山,我感觉到那颗平静的心正在胸腔里有节奏地跳动着。

  这一地的雪,让我的灵魂安稳,有了着落,不曾离开我半步。洁白与寂静,给了我一种安全感。就因为这,我渴望雪永远不要消融。雪地上的行人、玩耍的孩子,都很纯净。他们的心灵和笑容,似乎都被从天而降的大雪清洗了一遍。而孩子,本身就是一朵雪花。很多年,我都没有看见这么大这么厚的雪了,足可淹没小腿的雪,似乎把大地上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掩住了。没有发生的,都是从雪里生长出来的,都有一颗冰清玉洁的心,有着雪莲花的模样。

  雪,如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做的一场春秋大梦。

  我是在长沙看见的大雪,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就想起鄂西山地的雪。在那以十万座大山和八百里清江为背景的鄂西山地,雪应该更为壮美。银装素裹的山间地带,比北国风光更苍凉,那是层层叠叠而成的高低错落远近不同的一个世界。鄂西山地的雪,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就像生活于鄂西山地里的几个少数民族,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的存在,使这个世界得以保持一种几近绝缘的品质。

  每一个存在的民族,每一个存在的人,都是人类延续的见证。

  在雪地上行走,聆听得到内心的召唤。寂静的大地让我想起苍生。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然而他们深沉的苦难,偌大的幸福,充满变数的命运,总让我牵肠挂肚。我不是救世主,不能为他们的命运排忧解难,或许我自身心灵上的熬煎已远远超过他人,可我走着走着就在雪海里落下滚烫的热泪。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每一个人都在用一种合理的方式,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救赎。

  很多时候,我们帮助别人,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大地和上帝一样,都是公平的,它给每一个人安排了一生的定数,也安排了伟大如帝王卑微如革芥的梦想。

  大雪,犹如一根导火索,点燃我思想的,不仅仅是与我有血液关联的鄂西山地。我坦诚相告,在这三天时间里,或许是在以前更久远的时间里,我就一直在大地上徘徊,做了一次漫长而痛苦的思索。关于生存的,关于生命的,关于民族的,关于文明的。可不管生存的容易与艰难,生命的高贵与低贱,民族的优势与劣势,文明的发达与落后,都是大地的一部分。它们都是从大地上生长而来,都具有大地的属性和对大地永恒的记忆。也可以说,在大地的眼里,众生平等。想到这里,大地就该是那位虚无而又无处不在的上帝的真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