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大学,我的母亲


提起我的大学,就想起我的母亲。提起我的母亲,就想起我的大学。
  
  大学梦
  
  大学,那是多少农家子弟追求的梦啊!我的大学梦是我在读小学五年级,还不知大学是何模样的时候产生的。那是1977年高考制度刚刚恢复的头一年。哥哥跟村里几个同龄人踊跃报名,积极应考。他们兴奋、狂热的情绪深深感染了我,使我早早地就产生了想上大学的梦。
  哥哥高考没有成功,大专、中专都没有被录取,唉声叹气了好一阵子。加上家里经济困难,哥哥的大学梦很快就破灭了。但哥哥没有实现的梦想,愈发使做弟弟的我想极力去实现,因为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梦想,也是我们全家的梦想。所以1981年我读完初中,父亲不顾家境困难,把家里能出个大学生的梦想寄予我,毅然送我到乡宁一中读高中。那是我第一次离开生我养我的乡村,第一次来到“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县城。1983年高考,不想结局与哥哥当年一样。那些日子,我呆在家里不想出门,觉得无颜见人。父母看到我整天无精打采的样子,于心不忍也于心不甘。商量一番,决定让我到乡宁一中读复习班。听父亲跟我讲完这一决定,我当场就蹦了起来,因为我的大学梦有救了。
  人追求自己梦想的历程,大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我刚刚复习了不到两个月的时候,父亲捎话,让我回家一趟。我从学校回到家里,看见父亲蹲在炕上,一脸愁容。第一句话就跟我说:“娃,我供不起你上学了,你当兵去吧!”说着说着,两行眼泪夺眶而出。我知道,那两行眼泪是父亲从心底流出来的,是想让儿子实现大学梦而不能,所流出来的伤心、绝望、无奈的泪水,是带着血的泪水。我怕父亲伤心至极,连忙安慰,谎称自己就想当兵。接着,哥哥便领我去乡政府报名参军。在县人民医院体检时,我因视力不好而被淘汰。
  当兵不成,我没有回家,直接又回到学校,实在不想放弃我的高考复习,不想放弃我的大学梦想。但心里已多了一层负担。过了一个月,哥哥捎话让我赶快回去,说父亲病重。我急急忙忙赶回家,父亲已经去世。这意味着什么?我来不及想,也没有去想。一边流着伤心的眼泪,一边给父亲清洗双脚……爸爸啊,儿知道您是带着无比伤心走的,是带着深深遗憾走的!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我等待着母亲的决断。要么继续读书复习,要么回家务农。两种不同的人生选择,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结局。我知道后一种选择在逼迫我、在靠近我,我将别无选择。因为贫寒的家庭失去了父亲的支撑,更加举步维艰,回家务农将成定局。我知道我的大学梦,父母想让儿子上大学的全家梦随之将化为泡影。但母亲的决断,出乎我的意料。她把我和哥哥叫在一起说,你父亲在世的决定不能改变,从明天起你就去念书。妈妈,那一刻儿子知道您的这一决断,将给您增添无法想象的沉重,将给您带来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如果不是妈妈的这一决断,父亲的死,就是儿子大学梦的灭呀!
  随后的日子里,母亲含辛茹苦,干男人干的活,吃别人不吃的苦,从自己身上俭,从自己口中省,苦苦供我考上大学,又硬硬供我把大学读完。妈妈呀!儿子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1984年9月16日下午,儿子正在山上放牛,您站在村头喊我回家,说山西师范大学把我录取了。那一天,您比儿子还高兴。妈妈呀!儿子永远永远也忘不了上大学那四年,50多岁的您既要伺候80高龄卧炕不起的奶奶,又要供儿子上大学。每次开学您给儿子的钱,都是您翻山越岭、顶风冒雨采摘木耳挖药材苦苦挣的,都是您一分一毛攒的。最让儿子难以接受的,是您变卖积攒多年结婚陪嫁的“银货”,总共卖了16块钱,您分给我嫂子5块,给了我10块,仅给自己留了1块。妈妈呀!是您用坚强的肩膀,承担了父亲应尽的责任,靠坚忍的毅力,了却了父亲未尽的夙愿。是您用心血和汗水,成就了儿子,成就了儿子的大学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