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六本书


□ 倪学礼

  作家冒险进入灵魂中比较黑暗的区域,那么,他能够毫发未损地出来吗?
  ——(南非)库切
  
  1
  
  这两年,林若地几乎以每年写3本书的速度向前推进。在内蒙古E大乃至全同高校,他肯定算是高产教授了。尽管如此,他对门的徐尘埃依然瞧不起他,原因非常简单:林若地老往屋门口堆放垃圾。楼是老楼,窗子小,各家各户又都往楼道搁旧家具、旧电器什么的,因此通风不畅。楼道里充满了林若地的馊饭、剩菜的异味和厕所的臊味儿;苍蝇在林若地的垃圾袋里吃饱了之后满楼道乱飞,打着上下楼的人们的脸。这个门洞的住户经常有人搬家。徐尘埃也动过这样的念头:想在校内跟人换房,可人家一打听他跟林若地住对门,就不干了;出去买商品房吧,他又舍不得钱。就这样,他忍耐林若地的臭味忍耐了十几年。在中文系搅和了二十几年,他越来越深刻体会到:要想做一个彻底的知识分子,只有学会忍耐。在这个思想指导下,他时时告诫自己:要想适应环境,就必须忍受那袋垃圾!
  可今天不一样了,徐尘埃必须处理掉林若地的那袋垃圾,因为他女儿徐朴素过生日。他认为,这一天还被别人臭着,一年都会晦气的。为此,他一大早,就偷偷地给林若地的门上贴了个纸条。纸条是站在教授道德养成的高度写的,目的是起到震撼和感化作用。他贴了纸条,就关了自家的门,趴在猫眼儿上向外窥探。
  一个小时后,林若地出门了。他看到了纸条,扯下扔了,然后对着徐尘埃的门咬着牙骂了3个字。
  徐尘埃彻底蒙了。
  因为徐尘埃从林若地的口形上判定,这3个字竟然是“不要脸”!
  徐尘埃终于倒上气来了,林若地也从猫眼儿里消失了。他只好开了门,捏着鼻子,拎着垃圾袋下楼。走到半路,他感觉哪里不对劲儿,低头看了一下,袋子的最上面竟然是林若地夫人钟灵用过的污浊的卫生巾。他“哇”的一声就吐了。
  徐尘埃把垃圾扔出去,又处理了自己吐在楼道的污物。愤怒地回到家,写了一张“小字报”,拿着它下了楼。
  一楼过道的墙上贴了两张小广告,一张是治性病的,一张是治痔疮的。徐尘埃把“小字报”用糨糊粘在两张小广告身上的中间位置。“小字报”是这样写的:大学是首善之地,教授是首善之人。可是。如果一个教授老往屋门口扔垃圾,那他算个是什么东西呢?贴好了。徐尘埃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徐尘埃上楼不久,林若地就进楼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小字报”。他琢磨了一下,拿出包里的碳素笔在下面的空白处写道:您要治性病和痔疮吗?请到本门洞的307室,教授坐诊,“性”(“痔”)到病除。联系人:徐先生。电话:个人隐私。
  大学不需要坐班,同事之间仅在每周的例会上见一面。表层上,人和人比较疏离。深层里,人际关系极其微妙甚至复杂。为什么?大学就那点儿破事,奖金、津贴、学位、职称。你多了,我就少了;你蹿上了,我就被挤了。就拿E大中文系的50来号人来说吧,谁在报刊上发文章了,谁在哪个会上说什么了,谁又拿到了新的科研项目,谁又得到了一笔外财,不出3天,就会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大家都喜欢瞄儿着别人,都喜欢琢磨别人。只有掌握了别人的动向,自己心里才踏实。就拿那张“小字报”来说吧,林若地在上面写完字,刚一上楼,住在旁边门洞里的郁君子闻着味儿就扑过来了。像苍蝇叮臭鸡蛋一样,他盯着看了三四遍,心里乐得屁儿都快挤出来了!他跑回家,拿来数码相机,趁着没人看见,从不同角度给“小字报”拍了好多照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