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似曾相识名归来


□ 尹吉男

  设使一位当今考古学者见告:他慧眼独具,在行色匆匆的都市发现了又一个“庄子”,我对这个活着的“庄子”是表示哪种心情更为恰切呢?早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同志就曾“欣然命笔”道:“六亿神州尽舜尧”,那数目又何止一个,气魄已宏大在先了。
  我不禁自问,我们赞词中为何有那么多的“当代的李白”、“中国的莎士比亚”的用语(杜甫夸李白也将之比作古人,好像说李白是庾信、鲍照这两位不世之人的再生)。连西方的某些文化人都不能免俗,记得在一九九一年,他们面对剪纸作品说吕胜中是“中国的马蒂斯”(而在本世纪三十年代徐悲鸿先生将之称作“马踢死”,他们就不知道了)。这个逻辑一旦确立,中国也就应有尽有了外国应有尽有的名人,今天也就应有尽有了古代应有尽有的成绩。
  要想使这套说法更为丰富,是不是也该增加点逆向的语式,诸如——英国的曹雪芹啦、唐代的汪国真啦、纽约的王府井啦、肯德基家乡鸡店里的贾桂啦(他还是那句老话:“站惯了,不想坐。”)、天堂与地狱之际的孔孟之道啦、阿根廷的国安队啦……不一而足。当然,上述逻辑就是“隔代双胞胎”与“隔界双胞胎”的再生之父母。
  中国的福科也好,当代的庄子也罢,即便承蒙高邀并有幸与之闲谈,他们又能告诉我们什么更新的思想呢?同样,中国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当代的董其昌,会给我们更新的激情吗?中国的格林伯格(ClementGreenberg)和当代的李贽,会给我们提出更有趣的问题吗?中国的阿道尔流或当代的寒山,有助于我们的思想创造吗?
  扮身林立的丰富、旧魂附体的灿烂,若能装饰我们的多元心肠和宽容情怀,那就属于功能的转化或升华了,这又有什么不妥呢!但真赝勘察并非易事。“投胎”是生生不息的吉兆,“复活”是得天独厚的举证。鲁迅也有过“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的辞谓,那实在是一种归类,中含贬斥。一如现在中国人常说的“你真阿Q!”
  冠之以“新”的前缀,则意思就略为复杂,在西方有新柏拉图、新康德等,在中国则有新阿Q、新包青天等。如以鉴古的眼光来看,似乎不属于摹临,而属于仿造之类,与“华佗再造丸”旨意有些不同。当年欧洲殖民主义者眼中的“新大陆”虽与东晋时的“侨置郡县”本质不同,但在取名时的怀乡与恋旧之间也有部分的重合。
  过去读《坛经》,很佩服慧能祖师,他的那些胡说曾牵发过我空前的玄想。但一读《古尊宿语录》就兴味索然,觉得那不过是不同时段的诸多“当今之慧能”在喋喋不休而已。这可以互证人们看杜桑“小便池”艺术与杜桑之后的某些现成品艺术的同感。
  有位很好的朋友,曾向我提及一位旅日韩国现代艺术家。他的一件作品既简单又深奥,一笔直下,先是浓墨,再是飞白,绵延不止,待飞白消失之后,无痕之笔依然从画布上划过,最终归于一片空寂。这是“禅”的艺术,听后略为震动。最近又听到徐冰谈及宋冬的一件作品,在冬天对着一块广场上的地砖不断哈气,直至结成一小片薄冰,据说也是“禅”的艺术,听来总有那么点“淡淡的狠”之感。这在西方似乎是“大师级”的作品啦,然而一旦套用“中国的某某”、“当代的某某”,那原有的心境就会顿时塌陷。语言或者说法真是一位成也此公败也此公的“当今的萧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