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一条延伸的路


□ 田少宁

   改革开放前,爷爷是村里的风云人物,他是大队长,就在这条路西边的打麦场上,爷爷指挥各个生产小组,他一声令下,男人妇女齐开工,生产场面热火朝天,当一季蔬菜成熟然后被采摘回来的时候,又是爷爷分配蔬菜运往工厂、部队、邻村……爷爷自豪地说我们的蔬菜很紧俏,全都按照上级规定的价格卖给了外面,自己村里人很少能吃到自己种的蔬菜。爷爷铁面无私,从来不徇私枉法,这在村里是出了名的。1975年,年仅16岁的大姑中学毕业,也加入了村里的劳动大军,爷爷根本不顾她年幼体弱,分配她去牵牲口、拉粪。有一次大姑牵着骡子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一台呼啸而过的拖拉机惊得骡子脱开了缰绳,带翻了粪车,大姑吓得惊慌失措,但仍不忘死死地拽着绳子,结果被一跃而起的骡子踢了个正着,当时就动弹不得,幸有路人相救送到医院,一连在家里躺了几个月。爷爷还再三提醒家人不要从地里拿蔬菜回家,在他的监督和带领下,我家以及周围的邻居都表现得很好。爷爷说就算丰收的季节,家里一天三顿饭也只有一顿能就着菜吃,他最讨厌子女们吃饭的时候一连几口都夹菜吃,他说那样太自私了。但是爷爷的以身作则和严格管理并没有杜绝村里的偷菜行为,虽然他和其他村干部也制定了重罚条文,抽调身强力壮者组成了深夜治安巡逻队,但仍是束手无策。爷爷有时也感叹说:“虽然自己村里的蔬菜常常丰收,但吃菜还是很奢侈地,更别说吃肉了。”在这条路上,除了村里人忙忙碌碌的劳动外,爷爷他们还一起开过批斗大会,一起整治干活偷懒的村民。那时候,这条路常常掀起铺天盖地的灰尘,爷爷无奈地说,有些村民政治觉悟低,开大会的时候,男人总是插科打诨,女人们则在墙角缝缝补补。
  我知道爷爷怀念那些他说了算的日子,可是他老了,属于他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在改革开放那个充满激情的岁月里,我们村于1983年进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每家按照人口的多少分得了相应的土地。从此,再也没有什么育苗高手、犁地能手的称呼了,土地分到了各家手里,人人都要掌握培育菜苗、间种套播等种植技术,人人都成了行家里手。印象中那时候的父母永远是起早贪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忙的时候,尤其是初夏各色蔬菜正值采摘的时候,爸妈还会叫上我到田里去帮忙。我们比太阳起得还早,天没亮就到了自家地里,这时才发现田地里已经满是人影,忙碌的身影从远处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爷爷种植技术水平高、年轻时也曾动作麻利,干活出成绩,但年过六旬的他此时只能独自坐在门前目送我们上田,待我们把挂着清凉露珠的新鲜蔬菜采摘回来时,他老人家早已等在路边迎接我们了。紧接着爸妈会更加忙碌,匆匆吃完早饭就蹬着三轮车直奔农贸市场了,他们俩一个称菜算账,一个整理分装,忙碌紧张但有条不素。每每我放学回家走在门前这条马路的时候,他们也收工回家。一路上充满了家人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丰收喜悦。
  几年后,村里的二层楼房一座一座拔地而起,我家的新楼房也开工了。爷爷还是爱坐在门前的马路上,看忙碌的工人进进出出。那时候,路上的各家各户差不多都住进了楼房,蔬菜种植不仅使村民脱贫致富,也使农副产品加工成为可能。有些胆大的村民开始跑运输、承包工程,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门前的这条路依然平静、开阔,但却比以往更加平整、笔直,似乎蕴藏着无限的生命力,随着时代强劲的脉搏而跳动。每次坐在路边,望着变化巨大的村庄,爷爷总会生出许多感慨,念叨着老天爷要是能让自己年轻十岁该多好,念叨着毛主席的那些诗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有时回忆往昔时他会纳闷起来,咂咂嘴,皱皱眉,不断地寻思着。他总也想不通当年那些懒家伙现如今怎么这么勤快,他说:你看张家的老二,以前一干活就偷懒,哼哼唧唧,装痛晕倒在地头的事儿没少干过,有时连人都找不着,常常是大会上批斗的典型,现在好似换了一个人。腿脚就跟上了发条一样不停地跑着、忙着;还有刘家那几个儿子,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培育菜苗方面却是几个大笨蛋,不是烧死苗就是冻死苗,手把手都教不会,可你看如今那哥几个做起生意来却有板有眼,个个都开了大摩托……这些人偶尔经过,看见爷爷便下了摩托驻足而立,乐呵呵地说:“叔啊,几天不听您指教,我这耳朵还怪痒!”一听这,爷爷立即来了兴趣,还不忘教训人家,清清嗓子说道:“人哪,不管干哪一行,不管穷了富了,都要踏实、勤快,像这路一样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西党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西党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